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龜仁] 所謂年少,吵吵鬧鬧 37

BY Nozomi


嗯,最近心態有點波盪,
我要更文。

------------------------------



 
       
37
 
 
        龜梨跑去洗澡了,自己一人看電視也無趣,便把電視給關了,隨便拎了本漫畫,趴在龜梨的床上,邊吃著洋芋片邊看漫畫。
 
        一手洋芋片,一手漫畫,真是人間仙境啊~赤西飄飄然地想著。果然是小別勝新婚(←不是這樣用的吧這句話?),許久不見的洋芋片如今在赤西的眼裡看來更是嬌俏可人,嚐起來更是酥脆可口,那一聲聲折腰在口腔裡的洋芋片之歌,打在赤西的耳膜上,比什麼樂曲都來得耳。
 
        啊啊~人間四月天!薯片酥酥脆!
 
        完全沉浸在與洋芋片感人的相會裡的赤西,忽然從背脊開始發涼,抖了抖後,他轉身望向浴室門口,洗好澡的龜梨正雙眼冒火地盯著他,如火山爆發般震撼地怒吼:「赤、西、仁!你、居、然、敢、在、我、床、上、吃、東、西!!」
 
        赤西一驚,手一揮打到了開口笑的洋芋片袋子,如優美的潑墨畫一般,洋芋片們紛紛慢動作地、有如櫻花凋零般淒美地,灑落在床上。
 
        喀噔!
 
        警急狀態!赤西冷汗直流,慌慌張張地想把洋芋片全掃回袋子裡,無奈他粗手粗腳,67.2%的洋芋片回到了袋子裡,但32.8%則落在了地毯上。
 
        赤西又匆匆忙忙地拿來了掃把,咻咻咻地掃了乾淨,還趴下來側眼觀察了地毯紋路裡有沒有卡到細小的碎屑,確認一切無誤後,才站直了身子,戰戰兢兢地看著還站在浴室門口的龜梨。
 
        「小、小龜,我、我都弄乾淨了喔!」
 
        龜梨瞇起了眼,指了指床單。
 
        「啊?要、要洗嗎?」
 
        龜梨沒有反應。
 
        赤西手忙腳亂地把床單撤下,從櫃子裡找出乾淨的換上,再匆匆地把舊床單拿去洗衣機處理。
 
        等赤西弄完了一切善後,回到龜梨房間時,龜梨早已睡下,還面對著牆,背對著赤西睡的位置。
 
        赤西默默地洗完澡,鑽進被子裡,一點一點地靠近龜梨,直到能感受到龜梨背上的溫度為止。
 
        赤西怯怯地小聲喊了句:「小龜……」
 
        沒有回應。
 
        不敢伸手碰碰龜梨的赤西,無計可施,只好維持著面對龜梨後腦杓的姿勢,不太安穩地睡著了。
 
        雖然是個看似小到很無聊的吵架,不過人是慣性動物,保持了一陣子的沉默後,有時會莫名的難以拉下臉來。於是,隔天的早晨,龜梨安靜的吃著早餐,而赤西只敢偷偷瞄一下龜梨的表情,但又因為猜不出龜梨的情緒而不發一語。
 
        這天中午,赤西在頂樓等不到拿著便當出現的龜梨。赤西看看自己手裡的便當,又望望頂樓門口,十五分鐘過去了,就算教室離得再遠、龜梨先去上了三次廁所,也該到了。
 
        赤西跑到了龜梨的教室外面,卻看到了龜梨正跟草野有說有笑地在吃飯。赤西一怒之下,衝進了教室裡,把便當用力地放在龜梨的桌上,全班人都被聲音吸引,轉頭看著到底出了什麼事。
 
        赤西哼了一聲後,轉身就離開,而龜梨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地繼續吃著飯。草野有些擔心地問:「龜梨君、不用去看看他嗎?」
 
        龜梨一邊把赤西的便當收進袋子裡,一面說:「沒事!我們剛剛講到哪兒了?」
 
        「喔喔,就是,剛剛講,飲料要買哪些?然後要買多少?」
 
        「嗯,三個年級,總共有……」
 
        龜梨繼續與草野熱烈地討論著,而剛剛看似負氣離開的赤西,因為發現龜梨根本沒有追出來,所以又折了回來,其實正躲在教室外面偷看,心裡把龜梨徹徹底底臭罵了一頓:可惡,臭小龜死小龜,居然不關心我!就只顧著跟那隻沒安好心眼的狸貓打情罵俏!可惡可惡可惡!!!
 
        喪氣地回到自己教室的赤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開始感嘆起自己要賭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沒必要拿便當賭氣啊!空扁扁的胃正在咕嚕嚕地抗議著,失意的赤西,與他失意的胃,可謂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進入教室後,他一眼就看到山下打開了的便當盒,裡頭有兩大塊炸得金黃酥脆的可樂餅彷彿在向他招手。赤西左右偵查了一下,發現山下剛好被班長叫了過去,便當處於城門大開、沒有守衛的狀態,赤西馬上提起渾身的真氣,一個箭步向前,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勢伸出無影夾餅指,一瞬間可樂餅落入了赤西食指與中指的牽制之中,再下一個瞬間,可樂餅已是半個身軀沒入了赤西那世間萬物只進不出的嘴巴裡,伴隨著山下及時轉過身來卻只能喊出一聲驚愕又悲憤的「啊!」,霎那間,這世間便又少了一塊炸得恰到好處不油不膩的黃金可樂餅。善哉善哉,人生短短數十載,誰能難逃一死?(卡:要死了!我不過吃了一塊可樂餅你有必要寫得像我殺了哪位高僧嗎!?)
 
        赤西抹抹嘴,「噢,真好吃。」
 
        山下飛奔回來抓著赤西的領子一陣亂晃,「你不是有親親小龜幫你做的愛心便當嗎!?幹麻跟我搶!!這是我昨天跟我妹排了老半天才買到了!多難買啊!你居然給我一口就吞掉!好歹也多咬兩下感受它的美味啊!!」
 
        赤西咂咂嘴,說:「嗯,很美味!」
 
        山下狠狠深呼吸了一口,迅速蓋起便當蓋,抱在懷裡逃離了教室。
 
        赤西摸摸肚子,覺得還是很餓,便翻起了山下的書包,找到一包起司夾心餅乾,開開心心地坐在山下的位置上吃了起來。
 
        「嗯嗯,果然有P這個朋友真是太好了~」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1 

Comment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02.27 Wed19:12
Nozomi..原來阿卡在你眼中吃東西有這麼出神入化阿(傻→大笑)
洋芋片之歌...是洋芋片輓歌吧XD
我腦中畫面是阿卡口中粉身碎骨的洋芋片們被支解的畫面...喔喔...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