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赤龜] 待宵 9

BY Nozomi

這回...
仁擔稍微慎一下好了。

關於不停地提醒大家要慎,
身為作者自己也很冒汗..........|||

然後就是,
又想寫出某些東西,
又怕大家暴走,
於是就變成了某種很隱諱的狀態.......

---------------------------------------



BY Nozomi & Tsugumi
 
 
9
 
 
        從一個場景換到另一個場景,依舊是扮演著拳擊手的角色。龜梨在帝劇排演時,看著自己的拳擊手套,想著自己到底跟這個職業有著怎樣的關連。
 
        被擊倒了,受傷了,吐掉嘴裡的血,左右拳互擊著,再度躍向前去。
 
        重要的不是被揮中了幾拳、倒在地上幾次,而是不管傷有多少、倒地的姿態有多狼狽,都還能再度站起來,迎接永無止盡的猛烈攻擊。
 
        藝人不就是這樣,偶像更是如此,越是風風雨雨,越是笑得燦爛耀眼。拳擊場上的傷一片片展在赤裸裸的肌膚上,而鏡頭前承受的,卻是一擊擊在心裡往死裡打,即使傷痕累累,血跡斑斑,笑容卻也是不沾絲毫髒污的雲淡風輕。
 
        所以龜梨緊緊抓著那兩條粗繩,即使眉頭痛得無法不糾結,即使腿間被勒得條條瘀痕,也仍舊咬著牙,在劇場漆的密閉夜空裡,一圈圈地旋轉,繃緊了全身氣力,翻轉,再翻轉。
 
        從舞台劇密集的排演以來,赤西幾乎與龜梨斷了聯繫。本來就不是什麼天天互報行程講晚安電話的關係,龜梨有他的忙碌,赤西也有自己的紛擾,八卦雜誌又怎樣?微醺的赤西倚在酒吧的沙發上,又像得意又像無奈地說:去哪兒都有人要拍,不就代表紅嗎?
 
        在場的男男女女都笑了,酒杯碰撞的聲音即使在昏暗的密閉空間裡,依舊響亮。
 
        不知道哪個膽大的女人,丟了句:常被拍到跟其他女性友人出去,女朋友不生氣?
 
        杯裡的酒早已空了,赤西身子斜靠了過去,眉眼似笑非笑,帶著酒氣的鼻息曖昧地撫上了那女人的臉頰,刻意放低的呢喃,說:那妳會生氣嗎?
 
        欲拒還迎的嬌嗔,順手輕輕地推著赤西的胸膛,指尖像是捨不得離開一般地逗留了難以察覺的幾分之一秒,一旁看好戲的人們,用著混濁的笑眼,彷彿說著誰知道她是不是以為赤西會抓住自己的手腕,像是容易上鉤的魚,一兩句話就手到擒來。
 
        而赤西只是笑著,又倚回了鮮紅色的沙發。
 
        藉口離開的時候還不到十一點,沒有先撥電話通知,直接按下門鈴,已經卸了妝的素淨的臉,對於這時候到來的赤西有些意外,露出了有些驚喜的微笑。
 
        被伸手攬入懷裡的時候,她輕輕皺眉:你喝醉了?
 
        呵呵……沒有……
 
        有些冰涼的修長手指從衣襬探入,洗完澡的身子透著淡淡的花果香,有些潤潮,被吻住的時候從腰開始虛軟,只支力在另一隻手掌上。
 
        赤西低下頭啃吻著她的頸間的時候,她看著赤西,激動地、平靜地看著。
 
        細柔的聲音小小聲的喘息著,背後傳來的氣息濁重,帶著掠奪的節奏。固定在腰間的手,開始游移,沿著髖骨向下,一吋吋,一吋吋,彷彿揉進肉裡般的按壓。她垂著眼看著他的手,雖然只是一瞬抓空而有了細不可察的停頓,當那隻手重新靠近自己腿間的時候,她無力的閉上眼,淚就算滴落,溫度也只與汗相同。
 
        吶,Jin,你愛我嗎?
 
        ……嗯?……愛……
 
        她看著迷濛間說話含糊不清的赤西,閉著眼的睡顏純淨無瑕,突然覺得那床頭櫃上微弱的黃色檯燈,亮得令人眼痠。
 
 
        隔天是難得休演的一天,龜梨匆匆沐浴過後,離開了劇場,反而不想馬上回去,那種瞬間的喧囂落差過於強烈,即使習慣,也依舊讓人無所適從。他走進那間去過幾次的射飛鏢吧,笑容甜美的女孩子歪著頭很可愛地跟他打著招呼。
 
        雖然手臂還殘留著劇烈運動後的痠疼,卻也毫不遲疑地拿起飛鏢,瞄準,然後不太意外地射偏了。女孩子笑了,笑聲一串串地清脆,用手遮著嘴,卻不是很做作。龜梨搖搖頭苦笑,其實就算沒有整天的舞台劇,本來的準頭就有待商榷。只是跟某個最後還因為射偏了被整到北海道去的傢伙比起來,倒還是好些。
 
        或許也不是因為自己射得多好,只是因為明擺著沒有時間去那裡進行冰天雪地中的勞動。於是工作人員便想盡名目,挑中了中丸與赤西當倒楣鬼。
 
        龜梨扯著嘴角笑了笑,其實也不那麼倒楣嘛,吃了不少高級蟹啊,還特地照了照片傳回來,想必勞動所流失的卡路里全都一卡不剩地補充了回去,一點也不吃虧。
 
        看到那幼小的孩子那麼黏赤西的模樣,還畫了張雖然看不太出來是什麼的畫,想起自己與赤西都被認為會早婚,都是那麼樣地喜歡小孩子。
 
或許赤西會比自己早一步親手抱著孕育出來的小生命吧?
 
        赤西結婚的模樣啊……龜梨暗自在心底笑了笑,手中的飛鏢咻地一聲正中紅心,女孩笑開了眼地拍著手。
 
其實無從想像。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4 

Comment

geiko URL|
#- 2008.04.01 Tue20:15
怎麼說呢
看到赤西結婚的模樣....
KAME在心底笑了出來
我可是一點都笑不出來...KAME阿...你在想什麼呢?
小焱 URL|
#- 2008.04.01 Tue23:32
加油阿~ i-179

我想會看到第九篇的讀者~
心臟都是很強大的~
不然早就被前三集雷到不行了~v-309



月澄 URL|
#- 2008.04.02 Wed00:44
突然覺得我是沒有雷的底限的仁担。
目前還沒有雷到我的部份....

其實適度提醒我們是好的XD
但是不用因此care説想寫的東西的尺度
這是作者的決定阿~~=w=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04.02 Wed01:08
無從想像阿...倒是不會耶(呵)
愛這個字太輕易開口就沒有價值了阿b
感覺只是自欺欺人
因此得到安慰反而更諷刺
這篇寂寞感好強烈...心底空空的感覺阿= =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