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赤龜] 待宵 11

BY Nozomi

我覺得我跟T小姐才是被這文虐得最慘的....

------------------------------------------

BY Nozomi & Tsugumi
 
 
 
11
 
 
        於是幾日清。
 
        醒了就彩排,彩排完就演出,表演結束就回家,日子過得規律,哪有什麼一般人設想的又繽紛又糜爛的夜生活。
 
        卻也不過幾天。
 
        沖著澡的時候龜梨自嘲地想,總聽人說用工作麻痺自己,來逃避失戀的傷。這傷雖然不知道傷在了哪裡,眼下卻的確日子裡除了工作,沒有其他。
 
        沒有女人。
 
        女人只在舞台上、觀眾席,還有列著隊的帝劇外。
 
        也沒有男人。
 
        說到底……什麼男人?
 
        真可笑,對手戲的不也是個member,整台上都是後輩,全都是男人。
 
        男人又怎樣,女人又怎樣,有些人,你永遠不會在意。
 
        是忘了在意、無法在意­……
 
        然後來不及在意。
 
        龜梨仰著頭,水嘩啦啦地打在益發結實的胸膛上,一手環著自己的腰,一手輕輕搓揉著向下,卻在用力之前伸了回來,關了水,甩著溼漉漉的髮推開門時,嘴角露出淺淺的笑,眼底無波。
 
        既然失戀,那就轉移點注意力吧。
 
        既然解釋了也沒有用,那就讓它成真吧。
 
        這世界,到底還有什麼叫做應不應該,從身不由己的那一刻起,早已遠去。
 
 
        那女孩接起電話的時候,聲音中的驚喜騙不了人。或許也沒有刻意隱藏,畢竟不是那樣的人,開心的時候就表現開心,難過的時候就明白的說難過,扭扭捏捏什麼的,並不是所有女性都奉為圭臬。
 
        隨意在都內兜兜轉轉,雖然夜裡在車上還戴著太陽眼鏡是矯情了點,但這時這刻,有一搭沒一搭地與她聊,彷彿這樣透過深咖啡色的鏡片在紅燈時瞥向副駕駛座的她,理所當然。
 
        她的唇,擦著粉嫩的脣膏。
 
        指示燈一亮,轉進地下室的停車場,壓壓的一片。似有意似無心地,倒車的時候一手轉著方向盤,一手扶上了身旁的椅背,旋身看向後方時,整個身子欺近了那側著臉望向窗外的可愛臉龐。
 
        大大的眼眨著,頻率有些可疑。
 
        窗外有啥好看的?色的賓士在這樣的夜裡也不會是什麼多好多美麗的風景。
 
        龜梨瞄了眼那一瞬間想望向自己卻又半途垂下的眼,無聲地笑了。
 
        隨手將鑰匙丟在客廳的桌上,後邊響著禮貌的聲音:打擾了。
 
        有些怯生生,尾音有些顫抖。
 
        真好笑,龜梨一面脫掉外套,心想,難道什麼該發生、什麼應該會發生,就那麼輕而易舉嗎?如果他現在立刻轉身對她說,我送妳回去,那又如何。
 
        不如何。
 
        她捧著杯子在客廳裡喝著茶。
 
        不過設想罷了。
 
        吻上去的時候龜梨有些不耐,口紅的味道過於濃郁,人工的花香,龜梨想像著那粉色的顏料染上了自己的唇,溼潤且黏膩。
 
        手掌稍微施了力,女孩子軟軟地靠向前來,舌尖碰觸到的時候卻逃開了,欲擒故縱。
 
        給你點糖,再給你點糖,忽然收手,狡黠地笑笑,晃著手上的籌碼,要你再往前一步,再往前一步,癡傻傻地往陷阱裡跳。
 
        那也得你有夠誘人的籌碼才行。
 
        握住腰的時候她嘴裡嚶嚀了一聲,消散在口腔裡,平了僅存的那一株將滅不滅的火苗。
 
        扎實的軟綿在胸前蹭,理智卻清醒得很,一直都很清醒。
 
        清楚地驅使他撥出電話,導引著一條結束這個空盪夜晚的路,卻清醒著直到再清醒也不過了,連一絲退敗給慾念的軟弱也沒有。
 
        龜梨放開了她,閉上眼長呼了一口氣。
 
        我送妳回去吧。
 
        能說的,終究只有這一句。
 
 
        赤西的臉在對講機的螢幕上出現時,表情的淡漠更甚於灰白的影像。
 
        龜梨走了進去,攤在了那張白色的沙發上。
 
        現在過去,可以嗎?
 
        手機傳來的對方的聲音,在刻意打開的窗的駕駛座裡,被夜裡的冷風呼嘯掩過。
 
        他回了話嗎?好像有,好像沒有。
 
        總之沒有反對。
 
        從那天夜裡在帝劇之外開始,到現在自己在赤西家的沙發上慵懶的像是經過幾個輪迴,赤西只是看著他走進了客廳,倒在沙發上,然後消失在了通向臥房的那個轉角。
 
        沒有隻字片語。
 
        龜梨想起了那夜他開車離開前,赤西嘴角的那抹笑。
 
        於是自己也笑了……雙手捂著眼,像是壓抑著某個即將血流不止的傷口。
 
        笑啊……笑是什麼呢?
 
        快樂的時候笑,悲傷的時候笑,情緒複雜的時候笑,心無旁鶩的時候笑。
 
        說不出話的時候,也笑吶……
 
        那天便揭起序幕的冷戰,自己竟到現在才察覺。是不是對不起已然備戰的對手了?
 
        誰招惹誰這種話,究竟有什麼身分什麼資格什麼立場,對著另一個同樣無法絕對定位的存在說出口。
 
        沒有絕對,只有相對。
 
        事實什麼的,或許不假,卻絕非定然是真相。
 
        忽然想起以前曾說,自己有不和赤西吵架的自信。
 
        那時候是怎麼想的?用著怎樣的心情說的?
 
        或許曾是自信滿滿的吧……一種純粹的直覺反應。一路上,自己改變了,赤西也改變了,不變的只是回過頭,便能看見對方,不論喜怒,不論晴雨。
 
        而現在,龜梨還是說得出那句話的,帶著笑。
 
        曾經見山是山,而後見山不是山。
 
        而現在,既模糊又清晰,想說些什麼,卻也什麼都好似沒有說。
 
        龜梨從沙發上起身,光著腳踩在依舊開著暖氣的木地板上,臥室的房門沒關,赤西在暗紅色的被裡背對著門口,露出一小截後頸的光潔。
 
        床微微下陷的時候赤西也沒有轉過身來。
 
        原來早已不能忍受一個人。
 
        或許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人。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1 

Comment

geiko URL|
#- 2008.04.04 Fri12:14
所以赤西那天笑是在生氣嗎?
但對於KAME放棄女人還找赤西這件事...大喜
雖然是說在冷戰....但還是希望直接爬上赤西的床...
期待會有好轉
也期待下一次的CTKT...希望多點這樣只有他們的SP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