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赤龜] 待宵 15

BY Nozomi

明天完結,
16&17回一起送上。

---------------------------------------

BY Nozomi & Tsugumi
 
 
 
15
 
 
        幸與不幸,早就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判別的東西。
 
        拿了些什麼,又失去了些什麼,加加減減,失失。
 
        起初或許還能睜大了眼伸出食指數算著那一項一項的出入,隨著時間的累積,繁雜交織的刻痕爬滿了眼前,那一牆的藤蔓啊,又有誰說得出那葉翠竟是從哪稍枝芽抽發,而那朵半開的垂首紅花,又是對著哪抹斜陽含情遠望。
 
        總以為清晰了,伸手一撈,卻不過是水中月;總以為遙遠了,一回頭,卻撞上一個熟悉的臂膀。
 
        女人什麼的,在這樣的環境之下,若說找不到,那就是睜著眼說瞎話。
 
        只是各自身邊有個伴,能在對方的身上隱約看出女人的影子罷了。總不會像一般人一樣巴不得什麼場合都把她帶上,像是耀一項最值錢卻也最易變的所有物。
 
        或者是,一個征服的對象。
 
情感啊,付出了總不算是假。只是自己與赤西總是若有似無地避開著介入對方的兩人世界。
 
避開著介入,也避開著展示。
 
        說是偶像身份始然,也是。
 
        要說是存著一種自我保護的心態,也不算錯。
       
        能不多接觸,對誰都好。
 
        那天在赤西家,她是否想多說些什麼?是想說給赤西聽,還是說給應該只是隊友的龜梨和也聽……
 
        也許她最想的,是說給她自己聽。
 
       
        這天,觀眾席的氣氛特別的騷動。
 
        Jr們也彷彿感染了氣息。      
 
可是,紀念日這種東西,其實記不記得,又有什麼意義。
 
記得也好,不記得也好,早已發生過的,依舊會好端端地存在著。
 
排練後休息著,等待開演的龜梨,坐在樂屋裡,輕輕撫著今晚的演出服。
 
門板上響起兩聲細微的敲門聲,龜梨還來不及說話,門已經打開,探進來的是赤西有些警戒的臉。
 
啊……我來了。
 
從手邊拿起來、擺在桌上的,是一小盆仙人掌,開著小小的,白色的花朵。
 
龜梨挑了眉,抬眼望向那個一臉理所當然的傢伙。
 
赤西搔了搔鼻子,嘛……送花什麼的好像不太對……雖然那才是正常的……不過空著手來更奇怪……
 
龜梨噗嗤一聲地笑了出來。
 
於是赤西也笑了。
 
 
龜梨在幕後做著最後一個深呼吸。閉起眼睛,長長地吸氣,然後緩緩地吐氣。
 
出道紀念日的這一晚,更加用力地飛向無形的天際,有前輩,有後輩,有夥伴。
 
開點玩笑吧,今天有超有錢的大少爺來喔!回家的時候要看有閑的DVD!
 
似乎大家都很開心的樣子,那樣笑著的臉。
 
還有那雙即使在一片漆裡也依舊晶亮的眼。
 
不,不只是那一雙而已,眼前是一整片匯集的凝望,而自己就乘著那些目光投向的遠方,一步、再一步地,不遲疑地前進著。
 
即使迷惘,即使惶恐,即使想要回頭望,腳步也決不停下。
 
想想,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能夠在某個特定的一天,與某些特定的人一起想起某些回憶,那麼,即使是傷痕累累,也還是能笑著面對。
 
曾經握著的手都不是虛假,感受到的體溫也都如此真實。
 
一股讓人禁不住微笑的溫暖,彷彿此刻,微風般地環繞著。
 
但是,此刻過後,又如何呢?
 
 
將近一個月的演出,補充點營養品就上場的日子,一日一日,堆積出難以排解的疲累。匆匆離開劇場,卻也只是搭著車前往另一個工作地點,畢竟時間不等人,身為J家的藝人,工作更是無情地一波波襲來,只能站穩了腳步,挺直了胸膛,一旦倒下去,沖垮的,也許是再也承受不起的殘垣散沙。
 
回到樂屋後,見到了令人有些驚喜的訪客。
 
一瞬間稍稍沖淡了那些凝滯的沉重。
 
龜梨擦汗的毛巾還拿在半空中,映入眼的是一個秀氣的笑容。
 
哈囉……好久不見。
 
伊東的手上,還拿著一本印著愛心logo的場刊。
 
一開始還有些拘謹,畢竟確實很久沒有接觸了,但好歹一起拍了幾個月的戲,聊著聊著也就自然了起來。談談剛剛的舞台劇,聊聊彼此最近的戲劇作品,近況、心境,看似簡單的字句卻是包含了多少的蜿蜒與起伏。
 
和他還好嗎?
 
伊東看到龜梨一瞬間愣住的表情,相當不好意思地輕輕揮著手,啊,不是……我在說什麼呢真是的……
 
看著伊東有些困窘的臉,耳根甚至還悄悄地泛了紅,並不覺得這個問題唐突,反而有些溫暖。想起當初一起合作的時候,雖然遠看是個不可親的模特兒,總是穿著合身的套裝,有種讓人不敢上前侵擾的氣息,但實際上,卻是有那麼些傻氣的大女孩罷了。而當時衍生出來的紛紛擾擾,也不是自己,或是她樂見的,只是無能為力。
 
忽然就談了起來。
 
像是講個故事一般。
 
故事有些零零碎碎,因為故事的主角,其實也是斷斷續續地在演出這齣沒有題名、沒有演員表的戲。沒有劇本,沒有台詞,每一步都是懷著猜測、不安、期待、恐懼等一切可能的情感,瞬間看到對手的反應之後,便又重複著所有的衡量,你一句,我一段;你一言,我無聲。
 
隨著一字一句的出口,說話的聲音在空氣中飄蕩;講出聲的話,傳回耳裡,流進心裡,破碎的故事情節與零落的對手戲,一段段,一片片,開始像一張張的投影片一樣,因為有了旁白,而逐漸在相互之間,產生了並非唯一、但卻可能的關係。
 
伊東離開之後,龜梨倚在門板上,望著天花板的燈,忽然很想在赤西家的陽台上,看著夜景,喝著啤酒,在冷風呼嘯的夜裡,一起聊聊那些個她。
 
還有他,與他。
 
       
        『我是赤西仁,你好!』
 
『覺得那時候的仁,長得像瀧澤呢。』
 
『<絆>……是寫給我的吧?』
 
『能夠和仁待在同一個團體裡,太好了。』
 
『現在也只能對你說,要努力、要努力、要努力……』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3 

Comment

geiko URL|
#- 2008.04.07 Mon23:51
明天就完結了....哇嗚...(放鞭炮)
辛苦日更了
赤西帶著仙人掌花出現未免太可愛
雖然還是帶著淡淡的悲傷
但似乎有明朗化的感覺
現實中希望這兩隻不要那麼鑽牛角尖
過得快樂最重要囉
剛看到山下君恐怖的韓國機場畫面
想說如果是赤龜出遊欲到爆動的FANS....赤西會不會暴走
但最近赤西大爺佛心來的
所以會變成KAME暴走嗎?但由於山下君的畫面太恐怖(是說節目單位也很喜歡把KAT-TUN擺到觀眾群中....是為了表演生人活吃嗎?...囧)...所以還是希望不要變成這樣才好
我看J家藝人以後不敢往亞洲國家私遊了
月澄 URL|
#- 2008.04.08 Tue02:50
to樓上geiko,我覺得U君也小看了他的人氣Q__Q
畫面真的很可怕

----

明天就完結了有點捨不得呢
完結後再重頭到尾一次看完整好了

覺得是伊東出場有點意外...xD"
Nozomi URL
#- 2008.04.08 Tue12:40
因為人生總是比小說狗血啊...

這整篇文用了不少則小道or新聞...
也許大家覺得奇怪的地方其實是有根據的喔XD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