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KA] 惹荒唐

BY Nozomi

於是我心情惡劣了,
惡劣到谷底。
本來不打算另發的、昨天新寫的短篇,
決定發了。 = =+

我需要做點什麼來平撫我哀傷的心.....


--------------------------------------------




這是《誰道荒唐》的續篇。
至於那篇《誰道荒唐》在哪裡....
在寫狗的源風裡。
因為活動期間尚未結束,所以不發別處。
但是基本上應該也不妨礙閱讀,
因為這個續篇重點就只有一個英文字。。。。。。

強烈提示:KA絕對有,很激烈地絕對。


確定要看再往下拉吧。































 
荒唐系列 二
  
 
 
[KA] 惹荒唐
 
  
 
 
  
  近日來綿雨稍歇,花兒葉兒閃動著水珠,好一番清新可人。那雙頰透紅的粉面少年,懶懶斜臥,支著頭,手執酒壺就口,仰頭飲盡,唇角似勾未勾,眼尾洩漏幾分醉意,長睫半掩。
 
  嘴裡依依稀稀哼唧著首女子嘆相思的小調,應拔尖處他一滑而過,且低吟處他又揚聲而起,直把一曲哀哀婉轉繞成了春心蕩漾,那園裡無意闖進的兩隻翠鳥,啾啾兩聲,便隨著軟綿的歌聲又撲翅而去。
 
  大門那兒起了點喧嘩,不一會兒又靜謐了下去,想是母親與那新入府的寵兒赤西仁相偕遊玩去了,尚是恩澤始濃、難分難離之時罷。
 
  少年輕晃著身子站了起來,隨手將酒壺擱在矮几上,那音剛落,機敏的下人便現出了身,問道:「和也少爺今兒個要去探訪鈴音小姐麼?」
 
  和也似想非想地沉吟半晌,才道:「那便準備準備罷。」
 
  傍晚,龜梨夫人與赤西剛進了大廳,後邊那和也的轎一反常態地也進了門;要知道這龜梨少爺,風流起來是不見月色不歸家。仕女小跑步地來到和也跟前,嬌聲道:「夫人有請少爺。」
 
  和也向母親問安行禮,疏疏遠遠地與赤西打了招呼,只說自己興許是回來的路上吹了點風,手腳有點乏力,不便一同用膳,便要踏著輕點似浮的步子轉身離去。
 
  龜梨夫人抬手揮了揮,赤西也跟著點頭示意,再抬眼時朝著和也離去的身影,匆匆一絲微漾瞥過。
 
  夜半,那更聲剛落,一隻素白的手,輕輕拉開和也房的格子門。
 
  房裡只餘一盞燈,燭火透著刻花糊紙的木罩子搖搖曳曳地明滅著,那側著的睡臉上薄唇緊閉,眼睫落下的影子微不可聞地顫動,白皙的頰上緩緩飄來一片清影,兩片豐潤的唇,羽毛搔動般地拂過那細抿的唇角。
 
  那薄唇微揚,眼還閉著,細聲道:「怎麼,我那花容月姿的母親大人,竟是這般不堪用麼?」
 
  赤西聽著和也這番毫無尊卑之分的露骨話,微微一笑,伸出紅潤的舌尖,輕輕觸點著和也耳廓,道:「再怎麼勞累,總還留著你一分氣力。」
 
  和也縮起身子輕笑了起來,赤西再道:「只不知那誰戲花歸來,這會兒還否精神?」「這精神氣力,不試試怎知?」和也伸手扯著赤西的衣袖,赤西順著勢倒在錦被上,層層繁複的領子不知何時已鬆開,露出透白的鎖骨,和也想也不想地張口啃著,赤西的悶哼若有似無,不一會兒,轉成了斷斷續續的低吟,間或伴著吸吮的水聲。
 
  和也嗅著赤西身上的氣息,全無一絲曖昧餘下,心想赤西來前定是先擦過了身子,現下還悠悠散著香的芳氣,心裡沒什麼疙瘩不說,反倒還覺得此舉甚是可愛。
 
  和也的食指逗弄著赤西滲濕的頂端,不輕不重地揉壓,略長的指甲搔刮著,眼底含笑地欣賞赤西漾滿水氣的眼。赤西難耐地抬起腿磨蹭著和也的腰,和也便讓赤西跪伏著,俯身細細吻著他的背,食指與中指沿著那火燙上下滑動,空著的另一手沾了一指節的香膏,在那羞澀的地方轉了轉,探了個尖進去。赤西僵了那麼一瞬間,隨即又鬆了下來,任那指節深深淺淺地出入,壓壓按按地旋轉,待那痠澀緩緩散去,又拓了一指,和也感到手上的硬挺漸漸有些頹軟,便吻了吻赤西的背脊,又將他翻了過來,對上他有些不解的眼,和也笑笑,拉高了他的腿,染了香膏的地方微微地張了個口,和也伏身下去,探出溫熱的舌尖,舔蜜似地輕輕印上,再重重捲回,惹得赤西尖細了一聲呻吟,促不及防。那軟了三分的下身又悄悄挺立,和也一手搓揉著,舌還繼續流連,待到上頭微捲的毛髮濕潤地貼著肉色,細小的開口也紅潤著,這才罷休。
 
  和也扶著將自己送了進去,兩條滲著薄汗的腿夾緊了他的腰,初時還尚能緩緩試探,怎料那吸附太過殷切,便被誘著加深了力道,纖白的腰使著巧勁兒,卻也越發雄渾,肉體拍打的聲音混雜著溼潤的水聲,而外頭的院子裡,只那一兩隻不識春夏的頑蟲,還兀自乾鳴著。
 
  將洩未洩之時,和也又將赤西轉身,赤西已是渾身軟綿,任他擺弄,順服地跪趴著,再次被濕淋淋地搗進了最深處,赤西扯過了錦被一角咬著,消散了那無處盪漾的呻吟。幾番停停進進,終是赤西先腰一沉,下頭的白底被稠濕了一塊,人也側著躺了下去。和也一手抹去赤西額間的細汗,道:「再一會兒,嗯?」赤西軟軟地點頭,上邊的那條腿便被向前屈拉,人還側著,那溼漉漉的口子又被填塞了起來,漲地發麻。周身熱過一浪又一浪,一股直流倏地劃過脆弱的內壁,赤西身子一緊,痠麻的地方也顫顫地縮著,和也嘆息似的一聲低吟,抱住了微微顫抖著的赤西,倒在底被邊上。直至此刻,午後聽著鈴音耳如昔的嗓音時,那難解的無名焦躁,這才全數退了乾淨,便細細碎碎地吻起了赤西頸間。
 
  兩人靜靜地摟著好一會兒,那更聲又起,天已微明。和也扯了條錦帕細細替赤西擦拭了,望著他緩緩著衣,眼底竟是一汪自己也說不明的軟凝溫柔。
 
  赤西踏出和也房門,格子門離合上還餘一掌,他垂首道:「那日柳樹下我眼看你離去,不意竟能換得你再三目送。」
 
  和也望著赤西的身影消失在合攏的門後,不禁微笑起來。室內隱約灑進微弱的晨曦,和也倚著矮几,又悠悠哼起那首軟吟的嘆相思。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3 

Comment

SUGER URL|
#- 2008.06.13 Fri17:32
耶?所以之前那篇也是短篇?
我還在等下集勒
我狀況外嗎
bianca URL|
#- 2008.06.13 Fri20:14
大大你好 在下一直想問
其實怎樣才能在寫狗有賬號?
Nozomi URL
#- 2008.06.15 Sun21:30
>SU
哈哈哈,都是一回完結的啦。

>bianca
1.等開放註冊
2.成員推薦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