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AK] 草莓

BY Nozomi


704生賀。

想來今年生日沒有賀文,
阿卡卻有。。。
不過阿卡也是帶給我不少快樂啦,
這就算個小小彌補好了
--------------------------------------------

 

 

[AK] 草莓 
 
  
 
  草莓這種東西,說起來也是很邪惡的。
 
  小小一顆,紅豔豔的,鮮色的蒂上還沾著水,滿身是熱情的籽,彷彿在說著:吃我!吃我!
 
  那還不趕緊吞下肚麼。
 
  於是赤西看著貓在色單人沙發上的龜梨,盯著電視,斜窩著,捧著一盆水光瀲豔的草莓,探出小舌頭一顆接著一顆勾進嘴裡,心裡只有一句:吃了他!吃了他!
 
  嘖嘖,是要吃誰啊到底。
 
  或許是那飢渴的口水吞嚥聲太大,或許是那灼熱的視線過於刺人,龜梨嘴裡含著半顆草莓,嘟著嘴,傻不愣登地轉頭望著客廳裡的另外一個男人。
 
  咕嚕。
 
  赤西又大大地吞了一口口水。
 
  這才發現家裡的採光優秀,當初看房子時那仲介講得天花亂墜,也只當他在履行職業道,現在瞧著那從窗戶灑進來的透金色陽光,輕敷在那滿盆的草莓上,閃閃發光,視線稍稍上提,可以看到兩隻小短指捏著半顆草莓,嘟起來的鴨子嘴也不知是草莓上的水還是所謂人口腔裡自然生成的甘津蜜液,總之那粉嫩著的唇,閃著比草莓誘人百倍的光澤。
 
  非常邪惡。
 
  在赤西熱切的注視下,龜梨吞進了那半顆草莓,歪著頭,伸出舌頭舔了舔小短爪,非常大方地把那盆草苺遞了過去。
 
  「喏。」
 
  赤西收下後,龜梨馬上轉頭盯著電視,一記全壘打讓他笑得眉開眼飛,手舞足蹈。
 
  赤西在一旁活吞了幾顆草莓,酸甜的汁液嘩地在嘴裡滿溢,卻覺得這滋味怎麼嚐怎麼沒剛才想像那般誘人,隨手抓了一顆,送到了眼睛死盯著電視不放的龜梨嘴邊,龜梨頭也不回地順勢張口,小舌把艷紅果實捲進去時還略略擦過了赤西的手指。
 
  溼漉漉的。
  
  一陣哆嗦。
 
  赤西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又掂了一顆送過去,依舊乖乖地張口吞了。
 
  再送一顆過去、又送一顆過去……
 
  龜梨不加思索地一顆接著一顆,嗯……是也甜甜的,但怎麼溫溫的?一低頭才發現含在嘴裡的哪是什麼紅色的草莓,不正是某人身上纖長漂亮的手指嗎…………
 
  龜梨斜了赤西一眼,銳利是銳利,只是嘴裡還含著另外一個男人的手指,於是在那個所謂另外一個男人的眼裡,這媚眼挑,只有風情沒有殺氣,只有腔調沒有脾氣。
 
  吐出了赤西的手指,龜梨用鼻子輕哼一聲,「無聊」,扭頭關心他的棒球去了。
 
  不大的單人沙發硬是擠進了一個不算瘦弱的身軀,赤西黏在在龜梨後邊,活像個過大尺寸的靠墊,一手把龜梨環進懷裡,拉他坐在自己腿上,一手還捧著那盆草莓,搖搖晃晃。
 
  龜梨扭了扭身子,找到個舒服點的姿勢,人放軟了倚在背後那個日益廣闊的胸膛上,一邊指示著繼續把草苺送上來。
 
  赤西咬了顆草莓,非常聽話地把自己的嘴送上,半顆鮮紅掛在也挺鮮紅的豐潤雙唇間。
 
  斜眼。
 
  赤西又湊得近些。
 
  龜梨抿了抿唇,靠過去咬過那半顆草莓,來不及退回安全範圍內,獵物自個兒送上門,理所當然地被反咬一口,舌頭連著草莓都讓赤西一起品嚐了。
 
  無辜的草莓在舌頭間被推來送去,柔軟的表皮不禁蹂躪,緩緩地滲出汁液來,香甜的味道從舌尖開始擴散,順著舌頭掃過的地方一一留下香氣與酸甜,一顆顆細小的草莓籽在溫熱的緩緩的水波間蕩漾,電視機裡頭聒噪的體育主播還在喋喋不休,不知道是在吃草莓還是在耍弄草莓的兩人耳裡只聽見斷斷續續的水嘖聲。
 
  裝著草莓的盆子默默地被擺在了桌上,一顆獻祭,全盆得救。
 
  四片唇分開時嘴裡的草莓已經連渣都沒個影兒,一條透明的水絲襯著陽光晶亮著,牽在唇角,穿著低V領鬆背心的龜梨,微微輕喘,吐息間還隱隱帶著草莓的氣味,白皙的胸膛在領口間略略起伏著,向下望去是隱隱約約的影,約略能想像出鬆垮的褲頭癱軟地落在腰臀間的風情。
 
  色沙發發出了點窸窸窣窣的聲音,上頭的人忙著變換位置。龜梨躺著,頭腳露在了沙發扶手外,赤西則兩膝跪在龜梨身畔。龜梨還想著要轉頭關心一下比數,來不及出聲表達他對目前狀況的不滿,迅速兩顆草莓被塞進了嘴,連帶一根不安分的食指一起闖進了齒間,唯一能發出的聲音,也只剩唔唔嗯嗯了。
 
  啊、不,還有些濕濕潤潤的水聲。
 
  龜梨或輕或重地吸吮著,草莓在壓力下軟成了泥,讓根指頭在嘴裡攪和著,赤西壓在龜梨髖部的胯下,若有似無地打著圈磨蹭,龜梨半瞇著眼,嘴裡早沒了草莓泥,只剩赤西的食指在裡頭攪動著,深深淺淺地進出。
 
  夏日的冷氣不怎麼涼了,熱氣自兩人交疊的身軀部分開始向四肢蒸散,赤西抽出了濕淋淋的食指,伸出舌頭舔著,龜梨小力地使著腰力向上頂了兩下,赤西一手按住了龜梨的腿間,惹來一聲悶哼。
 
  赤西輕笑。
 
  「棒球不看了?」
 
  龜梨嘖了一聲,「哪那麼多廢話。」
 
  「是是是。」
 
  赤西低頭吻著龜梨胸前時,龜梨呢喃般地抱怨了句:「得了便宜還賣乖……」
 
  嘴角可還上揚著。
 
  背心很輕易地就脫掉了,隨手被丟在了地上,家居的抽繩休褲只要輕輕一扯,原本就夠低腰的褲子,一下子就褪到了腳踝,赤西一愣,才想著剛才怎麼觸感那樣鮮明,原來是有人沒穿底褲……
 
  大白天的好處就是看什麼都像細細擦過還上蠟般晶亮亮,就連腫脹的部分現在看來也都泛著光澤,赤西伸手彈了彈,不意外又收到眉豎眼的一瞪,赤西愉快地輕聲笑了起來。
 
  龜梨見自己早被剝光,赤西還整身穿戴整齊,不滿地伸出手脫起赤西身上的t-shirt,幾下拉扯,一起回歸自然坦蕩蕩。
 
  赤西撐著手凝視著仰躺著的龜梨,有點啞的聲音喊道:「Kame。」
 
  「嗯?」
 
  「沒事。」
 
  「……」
 
  赤西再度低頭細細啃吻著龜梨的頸間,十分小心地用著不會留下痕跡的力道,龜梨突然在他耳邊說:「Jin。」
 
  「嗯?」
 
  赤西抬頭。
 
  龜梨溫和的笑著。
 
  「生日快樂。」
 
  「嗯。」
 
  「送你草莓吃吧?」
 
  「這麼敷衍?」
 
  「嘿嘿~」
 
  龜梨伸長了手想搆到桌上的草莓盆,一個不注意,碰倒了盆子,咚隆隆地滾了一地艷紅的草莓。
 
  龜梨看向赤西,做錯事般地吐了吐舌頭,隨即兩人笑了起來。赤西翻下了沙發,一顆顆地撿著,龜梨趴在沙發扶手上,看著赤西把滿地的鮮紅收拾起來。
 
  「洗一洗還乾淨吧?」
 
  龜梨戳著赤西的背說。
 
  於是赤條條的赤西,捧著盆草莓進廚房沖水去了。光溜溜的龜梨也跟著後頭探頭探腦,掛在了赤西的背上看著他細心地沖洗草莓。
 
  一顆水淋淋的草莓遞了過來,龜梨張口咬下。
 
  「嗯!一樣好吃。」
 
  「是嗎。」赤西微笑著。
 
  洗完的草莓被擺在流理台上,赤西轉過身,環著龜梨的腰,看著龜梨的唇,還帶著水滴地水嫩。
 
  「換我吃了吧?」
 
  龜梨點點頭,閉上眼,抬起下巴,恩准似地說道:「請吃。」
 
  就在赤西的唇正要貼上時,龜梨的手也正要搭上赤西的腰,卻好巧不巧地再度碰倒了那盆歷劫歸來的草莓……
 
  「啊!」
 
  龜梨喊了一聲。
 
  「喂……」
 
  「那個……」龜梨扭捏地看著在白磁磚上向四方滾著的草莓,留下一道道細微的水痕。
 
  「就這樣吧。」
 
  「咦?唔、嗯……嗯……」
 
  於是沒手沒腳哪兒也去不了的草莓們,在廚房的地板上,臉紅地待了一整個下午……
 
 
 
 
 
 
The End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4 

Comment

拿鐵 URL
#Sm/ug.UM Edit  2008.07.08 Tue21:41
好吃的草莓
好吃的(噗)
蔚藍 URL
#- 2008.07.08 Tue21:59
唉呦~~~
草莓怎麼那麼甜!!!!!!(心)

透 URL|
#LkZag.iM Edit  2009.03.03 Tue19:52
草莓....草莓好可憐!!!
就這樣滾來滾去這麼脆弱其實都會爛掉了啦XDD
要給小夫妻吃的草莓必須要很健壯 v-91

這篇好甜好喜歡 ˇ

是說從外人看來光溜溜的兩個屁屁在水槽洗來洗去的畫面一定很有趣 (笑
Nozomi URL|
#- 2009.03.04 Wed22:44
這就是草莓看現場的代價!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