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AK] 獨家

BY Nozomi


起因只不過是我跟殘聊天時一句很適合當兒童節目主持人耶,
然後就,
這樣了。 (默)

---------------------------------


 
 
[AK] 獨家
 
 
  
  赤西仁看著自己名義上的兒子消沉低落拒絕進食,打著石膏的腿慘白地擱在床上,只能嘆氣。
 
  電視上穿著一身布偶裝唱唱跳跳的那個男孩子是現在家喻戶曉的當紅兒童節目主持人哥,明彥雖然不想跟赤西說話但是該搶電視看他最愛的哥時還是不會手軟。
 
  看到才五歲的明彥,斷了腿成天只能躺在床上,於是想跟他生氣也氣不起來。
 
  之前偶爾還能威脅他若是不乖乖把盤子裡的紅蘿蔔吃乾淨就要把電視轉掉看棒球,明彥就會氣嘟了一張小臉嘔氣般地硬把一塊塊燉得軟嫩的紅色蔬菜塞進小嘴裡,鼓脹著兩邊臉頰迅速地從赤西手中奪回遙控器,轉回正與小朋友們一起畫圖的哥。赤西看著電視裡那明顯高出身邊小朋友們一大截的男孩子,笑得兩顆門牙閃白著打招呼而一雙眼則瞇成了兩條縫,大大方方地展示著手上那張明顯不如其他幼稚園小朋友作畫水準的大作,還能用著撒嬌的娃娃語詢問一干小朋友他畫得好不好,赤西就臉皮直抽心想難怪自己只能在小公司做小職員而人家可以在電視台吹冷氣,唱唱跳跳畫畫講故事就有大把大把的鈔票等著進帳。隨手開了冰箱要拿牛奶給明彥喝,都還可以看到同樣那張細長的臉笑得人畜無害在牛奶盒上宣導多喝牛奶有益健康。是了,赤西無奈地陪著明彥看過幾次哥的節目之後得出了一個真理,這號人物之所以能所向披靡收買全國小朋友的心最大的理由也就兩個:一,他的畫讓小朋友倍感親切,完全是同一國的規格。二,他的心智年齡與小朋友不相上下左右不落差過兩歲,因此小朋友不把他當知音那還找誰當知音。
 
  赤西領他回來時是四歲。還記得那天下大雨天濛濛地陰沉,赤西開著車打算走小巷避開堵車潮,方向盤一打眼睛一睜巷口跑出了個小孩,連忙煞車拉出長長一聲尖銳,嚇壞了的赤西趕忙下車看看那孩子怎麼了,幸好那小孩身子還很瘦小,整人看到來車窩了下來,車子的煞車也適時地停在恰恰好沒鬧出事的地方,只把小孩捂著頭的手臂劃花了一條緩緩地滲著血。赤西左看右看各家大門深鎖看不出這孩子哪裡來,只好問了他,小男孩卻眨著雙大眼睛愣愣地說,我沒有家。赤西沒辦法,拿了手帕壓著他傷處止血,開到了警察局去。小男孩濕淋淋地坐在椅子上小小一個,赤西看著,不知道哪根神經斷了於是說他要把這個剛從孤兒院裡逃出來的孩子帶回去,他養。小男孩抬眼,眼裡不曉得寫了什麼情緒。
  
  赤西把這個叫做明彥的小男孩領回家,放了熱水替他也替自己洗了個清爽,遞給他一杯熱牛奶後赤西才坐在自己家客廳的角落看看自己都做了什麼。後來赤西自己總結一個字,傻。好不容易從孤兒院裡離開自立自強後,以為自己堅強得一個人活著絕對沒問題,結果還是看不得彷彿自己從前的模樣,還是想要有人陪。赤西讓明彥留著原本的姓,以他的年紀與明彥的年紀算起來要他喊爸爸倒也十分合理,不過赤西自己覺得彆扭,覺得明彥也會彆扭,於是讓明彥喊他仁。這樣也挺好的,赤西摸著鼻子想。
 
  明彥一直很乖,也不曉得他記不記得自己親生父母的事,赤西也沒問,直到前陣子明彥在公園裡從溜滑梯摔了下來,斷了腿,無法去幼稚園成天只能窩在家裡時,彷彿之前沒有表現出來的哀傷與痛苦一次都爆發了,不想說話,不想吃東西,唯一還讓赤西覺得明彥像個活潑小孩的地方就是他依然記著要看哥的節目,唯一願意吃的東西就是盒子上印有哥的牛奶。
 
  赤西看著雖然盯著哥看但是不像以前一樣拍手大笑的明彥,嘆了口氣,說,如果我把哥找來跟你玩,你要乖乖吃飯。
 
  明彥看了赤西一眼,繼續看他的電視,顯然不相信赤西說到能做到。
 
  赤西抓抓頭,繼續扯謊:你不相信?電視台我也有熟人的,拜託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剛好電視上的哥揮著布偶娃娃的大手跟小朋友們說再見,明彥關了電視,一個側身又窩進被子裡了。
 
  不過是個兒童電視節目的主持人嘛,哼,又不是神鬼奇航的強尼戴普,找個人還不簡單嘛。赤西在心裡想著,以為這就跟寫信去廣播節目請廣播主持人幫家裡小孩唱生日快樂歌一樣簡單。
 
  赤西趁中午午休時間跑到了電視台,在門口附近左右張望了下,居然還好死不死讓他看到了想找的人。哥戴著十分帥氣的太陽眼鏡,穿著十分街頭藝術的T恤外加合身的色窄版西裝外套,腰上還綁了條抽鬚的圍巾,拎著個名牌包正往大門前進。赤西有些愣住,這人跟在電視節目上偶爾還拿條紅色橡皮筋綁個沖天炮穿著運動服的哥形象簡直是天差地遠。不過不要緊,瞧那張長形臉還有那對自己百思不得其解何以修得如此纖細的眉毛,絕對是哥不會錯。打定了主意赤西便向前邁了幾步,本來邊走路邊打著手機的哥忽然覺得有人擋住了路皺著眉抬頭,看到一個西裝筆挺長相端正頭髮蓬鬆了點又亂了點但還算是個帥哥的上班族站在自己面前。
 
  誰啊,哥心想,但沒說出口,擰緊了眉毛瞪著赤西瞧。
 
  赤西被那雙刀子般的眼一射,呃,不是應該笑得開花般的溫柔嗎?節目裡不都笑瞇了眼的嗎?怎麼這下犀利地可以削鐵斷骨……更重要的是,這哥……到底叫啥啊??總不能開口喊他哥,未免太愚蠢。
 
  就這幾秒赤西內心左右掙扎著,哥不耐地嘖了一聲,閃了身進去電視台。
 
  啊???赤西完全當機,回過神來心裡只有一句話:這他媽的是詐欺啊!!
 
  回到公司敲著鍵盤檢查報表的赤西,忿忿不平,電視上的東西果然都做不得準,平日裡對著小朋友笑靨如花親切似水,私底下只不過是個愛趕時髦又不懂禮數的差勁年輕人。
 
  買了明彥愛吃的炸雞回家,試圖用炸雞的香氣引誘明彥吃東西,結果明彥只看了走進房門的赤西一眼,權當一句你回來了,又繼續看著電視。赤西看到電視上正在帶動唱的哥就有氣,開口就說我今天看到這傢伙了,一邊還手指著電視。這句話倒真的吸引了明彥注意,明亮亮的兩隻眼睛刷地轉了過來。赤西繼續說,不過啊,他本人很壞的,根本不是什麼親切的大哥哥喔。明彥瞇了眼扁了嘴,眼一瞥繼續看他的電視。很好,明彥對於毀謗哥的赤西生氣了。功敗垂成的赤西只好自己嗑掉了兩份炸雞,連打嗝都油得發膩。
 
  後來赤西學聰明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先上網辜狗一下哥的資料準沒錯。好了,哥本名龜梨和也,今年22歲,不查還不知道,網路上居然還不少這傢伙的論壇還有fan blog,顯然哥主打的小朋友市場無法有人建立這些東西,真正撐起哥在網路一片天的是小朋友的媽媽阿姨姊姊們。果然家家都一樣,小朋友看什麼家長就看什麼,結果不只小朋友沉迷,女性長輩們也趨之若鶩,這下赤西才真正知道為何超市裡超商裡印有哥大臉的牛奶總是永遠缺貨中,以前還以為日本有未來了小朋友都如此熱愛牛奶以後都可以長得比姚明還高,現在看來,哥也對日本女性同胞的鈣質補給具有不可忽視的巨幅貢獻。
 
  fans是了不起的生物,赤西長這麼大沒追過星頂多看到衫本姊姊的寫真集會帶一本回家所以他到現在才了悟這個道理。赤西滾著滑鼠對著那詳細的哥工作日程表讚歎,一邊晃著頭時剛好同部門的大嬸剛從茶水間嗑牙回來,八卦的眼兒一瞄,看到了赤西電腦螢幕上論壇版頭笑得純真的哥,立時湊了過去說,原來你也喜歡啊,小夥子,真識貨!赤西不甘不願地扯著嘴角還來不及辯解,大嬸不知何時回到了自己位置又移動到赤西身邊,神秘兮兮地遞給赤西一小盒巧克力。赤西張著各寫了一個問號的眼,大嬸說,嘿嘿,這個是哥最新的代言啦,今天下午才要上廣告的!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赤西默默地收下那盒巧克力再次對fans有了強烈且深刻的親身體認。
 
  下午三點半,公司裡各自散成一片稍作休息,吃吃點心喝喝茶,陽台上抽抽菸翻翻雜誌。赤西悄悄地又溜到了電視台大門等著,以他現在對論壇情報網的信心,他百分之一百二十可以確定哥這時候該到電視台錄影了。果不其然,遠遠赤西就看到那個纖瘦的人影出現在拐角,這天打扮更騷包了,墨鏡是紫色的,上身一件白色V領背心外加色背心上面還綴了金色的垂飾,長褲塞進了半筒靴裡,手上與脖子上叮叮噹噹掛了大小不下十來條的項鍊手環。這天赤西內心反覆念著龜梨和也這四個大字,眼看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哪知哥抬眼看了赤西沒啥表情身子一轉就從離赤西很遙遠的大門最邊邊的小門進去了。啊!赤西內心一喊,大步趕了過去,人還沒碰著門把,一臉肉的警衛帶著高度的壓迫性往赤西這邊走來了。先生,有何貴幹。警衛連聲音都聽起來如此銷魂地想讓人拔腿就跑啊……呃……那個……我散步!哈哈!對,散步!赤西裝著傻陪著笑往後退,一步兩步立馬轉身狂奔。回到公司時喘著大氣汗涔涔地冒,大嬸看他這樣很好心地請他喝飲料說補補水份。謝謝大嬸……赤西低頭一看哥正在原味全脂的牛奶盒上對他盈盈燦笑。
 
  赤西悶了,真真正正地悶了。看來這事情不像他當初想的那樣簡單。明彥也還是死不吃飯,雖然他吃了那盒大嬸給的巧克力。明彥睡了,赤西隨意轉著已經調到無聲的電視,古老的警匪片連畫面看起來都像蒙了沙地黃。看著口齒不清的探長游刃有餘地把槍抵在小賊的背上,赤西領悟了。
 
  既然人家趕著錄影難堵人,那就等錄完影總有餘裕了吧。赤西躲在電視台對面小公園裡,拉了拉西裝的領子,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果然十五了圓得不像話。夜深人靜,晚風輕撫,赤西一瞬間陶醉在出演懸疑片的氣氛裡。還兀自領會著這種深沉的靜謐時,明亮著的電視台大門有人出了玻璃門。哥帶著鴨舌帽帽沿壓得低低的,手插著口袋走得很急。
 
  別說話,乖乖跟我走。一個壓低了的聲音說。
 
  感覺到背上抵了個硬東西的龜梨,一時也僵住了,什麼話也沒說,兩手被人撈到背後應該是綁了起來,被抵著上了車。
 
  龜梨這才看到那人的臉,正想說你不就是那天那個……赤西就有模有樣地拿了防水膠帶封了龜梨的嘴,替他戴上眼罩,說了句抱歉,然後車子開動了。龜梨腦子裡轉個不停,想著自己哪時得罪過人,從製作人想到自家鄰居,再從AD想到巷口那條大狗,沒有啊!!哥是無敵的!買蘋果都有人多送香蕉的!龜梨還想個沒完,車子已經停了,被拉著下車,背上還是那個圓圓的硬物抵著,龜梨悲哀地想著日本的治安完了,連個看似平凡的上班族都能弄到把槍,絕望,真令人絕望。
 
  龜梨被壓著上了樓,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暗自記下自己是被帶到了三樓。好笑的是,那人還幫自己脫了靴子,換上拖鞋。龜梨開始搞不清楚這到底是哪門子的綁架。手上的繩子被解了,刷地一下子撕下了嘴巴上的膠帶疼得龜梨直想打滾,一腔的髒話正要飆出來時眼罩也被拿下,背上一股力道一推,瞬間入眼的燈光太過刺眼龜梨反射性地抬手一遮,耳邊卻傳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娃娃音……轉頭往音源一看果然是自己主持的兒童節目重播,那首歌自己唱了N百次沒人可以比他更清楚!耳邊又傳來啪地一聲,龜梨又再度反射性地轉過頭去,看見一個腿上打了石膏的小男孩坐在床上張大了嘴巴手上的遙控器倒楣地著陸到地上翻了背。
 
  ……哥!!
 
  小男孩激動地指著龜梨大喊。
 
  龜梨一被喊這個名字立刻職業魂燃燒,嘴裡憋著的一大串兒少不宜的語言精粹全都咕嚕嚕地吞回了肚子裡,咧開了嘴角笑瞇了眼不要錢地放送著標準的哥笑臉。
 
  明彥那是一個興奮到不能自己,小臉紅撲撲地就要站起來完全忘了自己一條腿還殘著,爬起來不到半秒就搖搖晃晃眼看就要跟遙控器一般墜地,龜梨直覺地喊著小心!同時奔了過去扶著明彥。明彥眨巴眨巴地望著只離自己不到30公分的哥,笑得一張小臉都要裂了,樂顛顛地讓龜梨扶回床上去。
 
  明彥樂開了花,傻傻地說著:是哥!一面還緊緊抓著龜梨的手,抓得小手都白透了。龜梨也職業病地笑著,嗯嗯,我是哥喔!
 
  不知哪時消失了的赤西又無聲無息地出現了,手上還端著一小碗咖哩飯,湊到了床前說:好啦,哥來了,你該吃飯了。
 
  明彥一整個人陶醉在真人現身的喜裡,耳裡根本聽不見赤西,赤西嘴一抿,推了推還跟明彥大手拉小手的龜梨,在他耳邊小聲地說:明彥幾天沒吃東西了,你快哄他吃。龜梨一聽,再看明彥確實臉頰有些消瘦,手心裡還冒著涼汗,於是用著他招牌的娃娃音說:明彥吃飯好不好?明彥快把頭點掉了的猛點著。
 
  明彥吃飽了就想睡,雖然他硬撐著眼皮牢牢盯著龜梨看,沒多久抵不過睡眠的力量身子一歪就倒在龜梨懷裡睡著了。龜梨看著明彥安穩的睡臉,嘴角還帶著淺淺的笑,可愛得不得了,不自覺地也笑了。赤西看到龜梨的笑,微微挑了邊眉,這個笑與電視上與小朋友玩的那種笑全然不同,原本覺得太過鋒利的眉眼一下子都柔軟了下來,確實有股吸引人的氣質,無怪乎那麼多人喜歡,都說小朋友最是純粹,也許他們一眼就是看見了這樣的龜梨,才不是那個穿著布偶裝唱唱跳跳的哥。
 
  沉靜下來後龜梨才想起自己好像是被綁架了,退去了笑容冷冷地說,不知道這位先生把我綁來是要做什麼。赤西看著龜梨警戒的臉,想到龜梨大概還記著那把頂著他的槍,於是窸窸窣窣地從口袋裡撈出個暗黃色的東西在龜梨眼前晃了晃,龜梨差點沒往自己腦袋上貓一拳,哪來的槍!分明是半截保鮮膜裡頭那個硬紙捲!龜梨冷笑了下站起來,十分冷靜地說:先生,雖然你沒有持有槍械,但你妨礙了人身自由!赤西看龜梨這下徹底翻臉,趕緊解釋:我我我、我也是不得已的!我本來想好好地跟你解釋狀況請你來跟明彥見個面,哪知你根本不願意聽啊!
 
  喔?這樣聽起來,錯的人是我囉?龜梨繼續冷笑。
 
  赤西被這樣的笑容笑得雞皮疙瘩直掉,剛剛才對龜梨產生的一絲絲親近感全都煙消雲散,正要搜腸刮肚找點解釋來說明誤會,龜梨又繼續說了:明彥是你兒子?
 
  呃……算是。赤西點了頭。
 
  算是?龜梨挑了眉。
 
  嘛,赤西搔搔鼻子,不是我親生的。
 
  喔。
 
  龜梨低頭又看了眼睡得很沉的明彥,替他把被子拉好,沒再多說話地出了房門。赤西看著龜梨的背影,鬆了口氣,應該不會被告了吧……正這麼想著的時候,龜梨的身影居然又折回來了,驚得赤西退後了兩步。
 
  喂,載我去車站。
 
  赤西在車上開口了,也挺晚了,不如我直接送你回去吧。龜梨眼一斜,滿臉的不信任。啊不、不是,你別誤會,我只是想表達點歉意……龜梨若有所思地看著赤西慌張的側臉,說:往電視台開。龜梨先生……赤西帶著焦急的聲音說,我真的只是想請你來勸明彥吃飯而已沒有想對你做什麼的……龜梨忽然噗嗤笑了,我家在那附近,白痴。
 
  明彥吃飯了,龜梨不會告他了,赤西回家後洗了澡睡了這一週來最香甜的一覺。
 
  過陣子明彥腿上的石膏拆了,一跛一跛地上學去,牽著赤西的手明彥仰著小臉問:哥還會不會來看我?
 
  這句話明彥天天問,赤西天天找理由推,哥今天要錄影!哥要回老家!哥晚上要跟製作人開會!終於鐵杵磨成繡花針,赤西含淚說我去問問哥有沒有空。耶~明彥開心得差點要跳起來,小小的心靈鐵一般地認為赤西與哥是朋友,這陣子以來對赤西的話順從許多,赤西的形象在明彥的心裡高大了不知幾丈。
 
  於是赤西只能再去查看哥的行程表,再去堵人帶回家。
 
  龜梨一雙遮在淺褐色墨鏡後的眼睛盯著赤西瞧,雙手抱胸等著看這個傢伙又打什麼主意。
 
  那、那個,明彥說想你了。
 
  靠,這什麼台詞,赤西自己一講出口就想搧自己巴掌,這才知道自己也有演出狗血戲的潛能。
 
  龜梨一臉似笑非笑,喔了一聲轉身就瀟灑地走了。
 
  當晚,赤西對著正在餐桌上扒著晚餐的明彥一臉嚴肅地說:哥今天拉肚子,要早點回家休息。
 
  那方在家裡悠看雜誌的龜梨不知怎地一陣惡寒從沙發上跌了下來,杯裡的水灑了桌子整片。
 
  隔兩天赤西加班回家看到的場景是,一大一小趴在床上晃悠著兩長兩短四條腿在畫畫。這是我家嗎?赤西一時還懵了。對的,這是我家,那個擺著小短腿的就是半路拎回家的明彥。旁邊那個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除了哥赤西這輩子還真沒看過有人能笑成那樣,一股子傻氣。明彥轉頭笑得燦爛,一句你回來啦又繼續抓著蠟筆猛塗。龜梨也跟著轉頭一臉來不及退去的陽光,跟著轉回去抓著蠟筆畫圈圈。
 
  明彥你晚飯吃了沒?赤西在廚房裡看到昨晚特地準備的麵包還留著時問了。
 
  吃了!哥炒飯給我吃!明彥在房裡扯著喉嚨回答。
 
  麵包旁邊有個盤子,盤子上蓋了個碗,拿開碗裡頭是炒得有些的炒飯。赤西抽了抽嘴角,晃回了房間,問:那份是……
 
  你的。龜梨頭也不抬地回答。
 
  赤西摸摸鼻子吃炒飯去了。吃著吃著,身邊多了個影子,龜梨趁著電視重播自己的節目時出來,留明彥一人在房裡看電視。
 
  我說你怎麼當人家爸爸的,還這麼小你讓他晚餐吃麵包。
 
  赤西一口接一口扒著有些過鹹的炒飯,嘴裡含著飯粒含糊地說:沒辦法,我一個人帶只能這樣了。
 
  赤西想著一會兒,不對,龜梨是不是誤會了自己不會煮飯都隨便買東西搪塞?連忙又接著說:今天不得不加班,湊合著了,平時我有煮的。
 
  頭上傳來聲冷哼:看你這樣,煮的東西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喂……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
 
  赤西忽然想到了什麼,話鋒一轉,反問起龜梨怎麼會來。龜梨一臉你腦子有問題啊的表情,說:上次我答應了明彥再來看他的。
 
  那上次我找你你怎麼沒來。
 
  龜梨又冷哼一聲,說:我拉肚子,回家靜養!
 
  但實際上心裡想的是你當時那句台詞爛到噁心誰好意思回你。
 
  赤西一愣,咕噥著還真瞎貓碰上死耗子……那邊傳來了一聲奶生奶氣的仁,明彥走得不太順暢地窩到赤西身邊。赤西摸摸明彥的頭,今天園裡還好嗎?明彥大大地點頭,很好!今天點心我還多吃了一碗豆湯。喔?不錯不錯,多吃多健康。
 
  龜梨站在一旁看了會兒父子天倫樂,說:我該走了,明天早上還得錄影。
 
  明彥馬上從赤西旁邊的椅子下來,扯著龜梨的手,說:哥要回家了嗎?
 
  龜梨蹲了下來,笑著說:嗯,下次再來看你。
 
  嗯!!
 
  赤西連忙起身,抽了張面紙擦擦嘴,說:我送你回去吧?我也要送哥回家!!明彥馬上表態。赤西看了看牆上的鐘,不行,你該睡覺了。扁著嘴的明彥依依不捨地在門口與龜梨十八相送,眼巴巴地看大門關上了才回房間睡覺。
 
  車裡赤西一邊開車一邊往抽屜裡掏菸,不介意我抽菸吧?赤西問。請便。龜梨望著窗外,說:二手菸對孩子不好。赤西笑了笑,我知道,我不在家裡抽。龜梨轉頭看了眼赤西,沒想到你還挺細心。赤西也回道,你也挺溫柔的啊。話一出口赤西又想搧自己一巴掌,怎麼最近話都講得如此俗爛又不合時宜。赤西趕忙把自己出賣個光,說:頭兩次在路上見你,還以為你是那種螢幕上螢幕下兩面人。龜梨瞥了赤西一眼,也沒問聲就自己拿了根菸點了抽,回敬道:頭兩次遇見你我還以為哪來的變態。赤西哈哈哈地笑開了,龜梨也跟著笑了。
 
  之後龜梨三番兩次自動出現在赤西家當保母,赤西固然是樂得很有免錢服務幹麻不享,明彥則開心得天天燦爛得像朵花,益發覺得赤西真是了不起,說把哥帶來就帶來,還能常常跟他一起玩!不過憑著人類是有好奇心的動物,某天趁明彥洗澡時赤西還是憋不住地問了:明彥很得你緣?後半句赤西很有社會化風範地沒問出口,那半句是:要不怎麼三天兩頭往這裡跑。龜梨給了個似是而非的答案,叫赤西不知道怎麼問下去也不知道該怎麼理解:我怕有人只會拿麵包養孩子,日本這麼富庶養出個瘦巴巴未免太丟人。
 
  聽起來既損了人,又表達了關心,還顧全了日本的國際形象。這話怎能講成這樣赤西突然覺得自己是該好好學一學。
 
  總之赤西開始習慣偶爾家裡多出個哥在家裡帶著明彥講故事唱兒歌,他唯一的不滿就是能不能不要用那種甜得發膩的娃娃音唱歌,但他沒膽在人家唱跳的愉中打岔講出這種煞風景的話,反正聽著聽著,忽然龜梨用正常的有點清冷的聲音跟他講話他還會愣個四分之一秒才反應過來,然後他也很後知後不覺地一直沒察覺,顯然明彥的腿已經好得可以去踢足球了龜梨怎麼還是隔三差五地出現。而且還在赤西不知道的時候,龜梨的名字成了明彥幼稚園裡緊急聯絡人的第二個。
 
  這天赤西開車載著有些鼻塞的明彥去幼稚園,一邊替他整理衣領一邊囑咐著要是覺得身體不舒服要隨時跟老師講,明彥乖乖地點頭了,揮揮手跟赤西說再見,跟門口等著他一起進去的小女生跳著進教室了。這天也不知道哪裡風水不對了赤西整天被上司盯,赤西心裡怨著肯定是上司他老婆發威了所以上司要找他發威找尊嚴,忙忙碌碌跑來跑去手機就丟在抽屜裡忘了把震動調回音樂,直到終於上司接了通電話笑顏逐開地朝赤西擺擺手示意他今天到此為止,赤西抬頭看了鐘只延誤了下班時間一分鐘忽然很想哪天有機會親自跟上司的太太好好道謝。收拾包包時左翻又找就是不見手機,折騰了半天後終於在抽屜的角落裡看到被遺忘了整天的色金屬,打開一查,一整串未接來電,前七通來自幼稚園,後五通是個陌生的號碼,赤西趕忙先回播幼稚園,然後急忙趕回家。顧不得鞋還沒脫公事包隨手丟在玄關一路喊著明彥的名字進了房間,房間裡開著牆上的小燈昏暗暗的,床上的小人兒額頭上敷著毛巾小手牽著一隻大手睡得沉,大手的主人閉著眼側彎著躺在旁邊另一手還搭在明彥的被子上。赤西一顆心放了下來,看著這畫面臉上不自覺地浮現微笑。剛才聽幼稚園老師說明彥中午忽然發高燒想打電話通知不僅手機不通,還不巧的是資料卡下方寫著公司資料的地方不曉得何時沾上了食物黏到另外一張,分開時紙屑模糊什麼也看不清,幸好背面近來臨時寫上了第二個緊急聯絡人電話,幼稚園老師號碼一播就打去正在錄影的哥,於是後五通那陌生的號碼便是龜梨的了。赤西拿了條薄被龜梨蓋上,看著那一大一小香甜的睡臉自己也脫了西裝睡在明彥的另外一邊,一面心裡想著當初租下這裡時看上這張大床以為將來添了人可以方便,沒想到的確是方便租下沒多久就拎了明彥回家與他一起睡。這床大得一人睡可以打滾,兩人睡可以並肩,三人睡嘛……還可以牽手。赤西帶著笑牽著明彥另一隻手也閉上眼睛休息了,這一整天其實還真是磨人精神唷……
  
  龜梨醒來時看到浴室的燈亮著,門半掩,明彥小臉還有些紅著赤著身體坐在馬桶蓋上,赤西挽起了袖子擰乾毛巾仔細地替明彥擦臉、擦手、擦背,龜梨維持著側躺的姿勢看著赤西拿自己額頭抵著明彥小聲地問有沒有好些時嘴角也不自覺上揚了,大概有什麼東西也趁機緩緩地流進了心底,又癢又暖。
 
  後來的後來,三人行成了常態。再後來的後來,明彥非常識時務地從赤西的臥房撤退搬去了另外一間一直空著當倉庫的小房間,趁著龜梨戴著口罩幫忙打掃時明彥湊到赤西身邊神秘兮兮地說:因為是仁,所以我才把和也分你一半喔!赤西揉亂了明彥的頭髮一臉苦笑,真是的,你都哪裡學來這些東西。赤西抱怨歸抱怨,心底其實還是很感謝明彥,話說某次赤西鼓起勇氣再問了一次到底龜梨看上明彥哪裡,龜梨斜著眼說他有兩個哥哥一個弟弟,從小被哥哥們「愛」的教育讓他發誓要對弟弟很好很好,於是上天跟龜梨爸爸龜梨媽媽都聽到了他的心願,送了他一個弟弟龜梨差點感動到流淚,自此照顧弟弟的大小事龜梨能攬下的全攬了,聽到弟弟第一句會講的話是「和哥哥」他不爭氣地真的流淚了。現在弟弟早就長大全家除了他現在都在美國長住,若有所失的龜梨因此進了電視台報名當兒童節目主持人。喔?聽到這裡赤西還是不怎麼瞭解,龜梨戳了赤西肉肉的腰一下繼續說,明彥那時不是打了石膏嘛。嗯嗯,是打了石膏。那就對了,我曾經抱著我弟玩溜滑梯結果讓他摔了也斷了腿養了幾個月才又活蹦亂跳……赤西聽完後把還沉浸在有點哀傷氣息的龜梨摟得死緊,激動地說:果然傻!我們兩就是湊成了兩個傻字……
 
  現在電視上沒有哥了,哥在電視台主管以形象問題要求他潔身自愛之前豪邁地辭了,掰掰見面會上好多小朋友哭得抽抽噎噎拉著哥的褲子說哥不要走嘛……許多帶著小朋友一起來參加的媽媽阿姨姐姐也實在不捨但是也只能藉口說自家小朋友會很難過來表達自己內心的難過。後排沒哭的小朋友裡有一個就叫明彥,牽著明彥的那個會場裡稀稀可數男性大人之一就叫赤西仁,最後一次被喊做哥的哥,蹲下來替小朋友擦眼淚時偷偷看了後邊一眼,二大一小交換了了然的眼神還有心照不宣的微笑。
 
  龜梨搬進赤西家之前明彥就不喊他哥了,他說哥是大家的,但是和也是我的!龜梨摸摸明彥的頭在赤西眼中笑得跟以往一般傻氣。然後,再然後,聰明的明彥很快就知道在聽見赤西小聲在龜梨耳邊喊時自己就該回房間把門關上然後戴著耳機聽音樂看故事書,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小朋友就該早早上床睡覺這些道理盡責的老師通通都有教。
 
  龜梨不做哥以後一樣出現在牛奶盒上,誰說轉型作model就不可以繼續宣導多喝牛奶才會長得高。某天晴朗的星期天早晨,兩大一小坐在餐桌前和樂地吃著早餐,赤西拿起牛奶正要倒時看著盒子上龜梨的笑臉發了一兩秒的呆,忽然不知怎地隨口講了句「……」,聽得明彥被全麥麵包噎住了喉嚨,龜梨慌忙地餵他喝水拍背,明彥回過氣來苦著臉第一句話是:仁我起床沒幾個鐘頭不想這麼早去睡覺!赤西哈哈大笑,龜梨在餐桌下踢了赤西一腳,而一臉無辜的明彥不曉得自己是不是該離開餐桌回房間去,小小的心靈是真的很想把早餐的薯餅吃完。
 
 
 
 
 
 
 
 
THE END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9 

Comment

小焱 URL|
#- 2008.08.28 Thu22:13
好可愛的一篇文唷!v-344

我愛哥~~~~~~~~~~~
tree URL
#OLHiJ7es Edit  2008.08.28 Thu23:43
被一大一小拐走了~!!!
XD
很温馨呀~
king URL|
#- 2008.08.29 Fri02:21
請問...
那兒可以訂哥牛奶?
有沒有集圖送哥周邊的活動呀?
小花兒 URL|
#- 2008.08.29 Fri12:02
我也不吃飯了
可不可以找哥也來照顧我!!i-178
geiko URL|
#- 2008.08.29 Fri17:17
好可愛....我也想要有哥!
Kazugi URL|
#- 2008.08.29 Fri22:04
那個,其實...我腳正裹著石膏(←最好是)
好可愛的明彥~好溫柔的和也~好笨拙的仁~
好幸福的小家庭!!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09.04 Thu19:22
尬的~Noちゃん我愛你i-176
這篇太甜了啦溫馨又好笑
明彥太識大體XD
整個溺愛滿滿~我想像他在兒童節目上的聲音(萌え!!!)
馬上推薦給朋友~XD
GOOOOOOOOOOOOOOOOOOOOOOD
我愛這篇~!
透 URL|
#LkZag.iM Edit  2009.03.02 Mon14:05
最近在學校狂看NO的舊文

哥好萌... (掩面哭

請問不吃飯的孩子都可以擁有一個哥嗎
Nozomi URL|
#- 2009.03.03 Tue12:37
我自己那時候寫不覺得那麼萌,
後來自己越看越萌TAT

糟糕,我也要當不吃飯的孩子...
(但是我很愛吃怎辦TAT)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