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AK] 殘夢童話

BY Nozomi

我心裡一定有洞。 = =


啊,忽然發現,118了,
我更這什麼啊我。。。。

-------------------------


 
[AK] 殘夢童話
 
 
 
 
沒有月亮的夜晚,色的海水不止息地打著浪。
一波又一波,浪不高,卻在落下時分外用力,狠狠地擊上沙灘,像是凶猛的野獸,撲過來,最後卻無力地攤平,嘩──嘩──
仁向後支著手,一腳屈著一腳伸直地坐在沙灘上,和也的頭在他伸直的那條腿上滾來滾去,壓到膝蓋和小腿骨時有些彆扭的痛,不過仁沒有說。
 
「啊~沒有月亮。」和也耳朵貼著仁的大腿,望著海面,眨著眼睛說。
「嗯,沒有月亮。」仁伸手揉了揉和也一頭柔細的短髮,色的,沒有染過。
「明天晚上月亮會出來嗎?」
「嘛……」
「為什麼不出來呢。」和也苦惱地說著,在仁的腿上蹭了起來。
「這麼希望月亮出來嗎。」仁捏了捏和也的耳朵,和也躲了開來,像隻蝦子一樣把自己蜷起來,挨在仁旁邊。
仁把和也撈起來,摟在懷裡,抱著他一起躺下。
「月亮出來了,才可以回去嘛。」
「很想回去嗎?」
「大海在呼喚我。」
仁把和也的耳朵壓在自己胸前,「我也在呼喚你喔。」
和也咯咯地笑了起來。
「沒聽見?」
「聽見了~」
「那留下來吧。」
「不行。」
 
海潮打上來了,冰冷包圍了兩人的腳踝。
「好冷。」仁抖著說,腳縮了縮。
和也又笑。「好舒服。」
仁瞥了和也一眼,又把腳伸直了,任海水淹沒又退去。
和也翻過身,讓自己趴在仁身上。
「仁能等我嗎。」
仁沒說話。
「沒關係。這樣就好。」
和也伸手環緊了仁的脖子,不論是手指,手腕,還是手臂,都像海水一樣冰涼,透著不黏膩的潮濕感。
仁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和也的時候。
 
睡不著的夜晚散步來了海灘,月亮很圓,海面上細碎地映著澄黃的影子。
第一年來到這個離島教書,習慣都市喧囂的耳朵,靜得無法入眠。
仁想找塊大石頭爬上去抽菸。
剛點著的菸叼在嘴上,忽然看見退後的海潮裡,濡濕的深色沙子上有一塊白影子,海浪打上來又退下去,那塊白色的影子時有時無。
仁無意識地走了過去,菸灰已經積了好長一段灰白,底端的紅星閃啊閃地跳著。
是個男孩子的背。
趴著的男孩,裸著上半身,色的頭髮貼在側邊臉頰上看不清臉孔。
月色不算特別亮,但仁還是看見了那個男孩子腰部以下,漂亮的水藍色的尾巴。
 
嘴裡的菸不知何時掉落在沙灘上,被漫上來的海水捲了下去。
仁聽見細小的喘息聲,彷彿很痛苦地呼吸著。
他蹲了下去,轉過那男孩的臉,微微開闔的唇上還沾著水珠,細長的眼睛半瞇著,看起來像是什麼也看不清楚的樣子,只是兀自喘著氣。
仁看著他的表情發呆,忽然間他像是清醒了過來,嘴巴一張一合地像是要說話,卻什麼聲音也沒有,仁低下頭,只聽見艱辛的呼吸聲。
顫抖的呼吸慢慢變得平順下來,仁扳過那男孩的身體,看見腰腹下漂亮的水藍色的鱗片,隨著他逐漸平穩的呼吸一層層消失,露出了和上半身一樣白皙到慘白的腿。
因為太過於慘白,彷彿還看得見血管的青色。
仁脫下自己的七分袖上衣,綁在那男孩的腰間,把他背回家。
 
房子是獨棟的,雖然只有一層,雖然是木頭的。
東西很少,書桌上還攤著一本改到一半的小學作文。
牆角只有一張單人床,一條薄被。
仁抓了條浴巾過來把人擦乾了,裹進被子裡,自己坐回書桌前,打開桌燈,拿紅筆繼續批改。
作文不長,看的話很快,如果不需要大幅地調整字句,改正錯字的話。
闔上作業本後仁捏捏鼻樑,轉過身時發現床上有雙水藍色的眼睛看著自己。
「醒了?」仁站起身,伸伸懶腰。
那男孩沒有反應,保持著側身躺在床上,看著仁的動作。
仁抓抓頭髮,打開壁櫥抱出一疊被子,鋪在地上,「只能打地鋪了。」
仁把桌燈關了,鑽進被窩裡,牆上的窗子射入月光,仁看見那男孩上半身趴在床邊,依然盯著自己看,被子蓋住了腰,空隙的地方是陰影,慘白的腰沒入了被子底下的陰影裡。
「吶,我明天還要去學校上課呢,先睡了。」說完便翻了個身,背對著那雙水藍色的眼睛。
隔天起床的時候那男孩抱著被子睡得很熟,眼睫毛很長,微細地撲動著,陽光像是層薄薄的金粉,灑在男孩的臉上,耳朵上,睫毛上,唇上,不安地輕撫著。
被子是被抱在懷裡的,男孩側著身,頭一半枕著枕頭,下巴抵著被子,白皙的一條手臂與一條腿全露在被子外,背也是。
仁不是刻意的,只是順著男孩的臉往下看的話,自然就看見了他沒藏在被子下的半邊身體。
仁總覺得,自己看得見皮膚下青色的血在流動,彷彿隨時要爆發出來一樣。
沒有打算把他的被子抽出來,這樣他肯定會醒的。
仁把地上自己昨晚蓋的那條拿起來,輕手輕腳地要替他蓋上,卻在上半身的影子遮住窗口的陽光時他睜開了眼睛。
水藍色的眼睛在陽光下近乎海水般透明。
 
「呃,早。」仁還是把被子蓋了上去。
有種奇怪的念頭想著,其實好像他不應該蓋被子。
但是不蓋被子會感冒的,仁把這種突如其來的想法驅逐了。
男孩眨了眨眼睛,張了張嘴,卻還是什麼聲音也沒有。
仁熱切地望著他開了又合的嘴,
像是孩子在期待禮物。
於於他擠出了一句:「早。」
聲音像是乾涸的沙子,乾鬆,稀疏。
「要吃什麼嗎?」
仁自己問出口時肚子叫了。
「吐司加蛋,如何?」
走進小巧的廚房時他隱約又聽見了那沙子般的聲音。
「嗯?」
「……水……」
仁從廚房探出頭來,「水?」手裡晃著一個馬克杯。
杯子塞進他手裡時他推了開,搖頭,嘴裡重複講著「水」。
「這是水啊。」
搖頭。
仁把嘴湊近杯口喝了一口,「你看,是水,可以喝的。」
還是搖頭。
「不是這種水,那是要哪種水?」
仁有些焦急了,牆上的鐘告訴他他再不去搭公車會趕不上早上的第一堂課。
本來想把杯子放下,愛喝不喝隨他,卻發現他表情痛苦了起來,手指緊緊抓著被子,用力得指關節有些泛白。
原本淺粉色的唇,也開始出現缺水的乾皺。
嘴裡還是喃喃重複著「水」。
仁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匆匆忙忙地提了水桶從後門跑了出去。
回來時腳底板還沾滿了沙子,用杯子裝了水桶裡的海水。
男孩仰著纖細的脖子喝了下去,水經過咽喉時,一波波起伏著,像打著碎浪的海。
仁抬頭看了牆上的鐘,大喊著糟了,隨便換了衣服就出門,又馬上折回來對男孩說:「我要去上課,你……你隨意吧。」
反正這屋子裡也沒有什麼值錢的。
 
再說,
仁也不覺得一個嚷著要喝海水的人會需要錢這種東西。
 
急忙跑到車站時,居然巴士還在。
仁感動地從前門上車,約莫四十多歲的司機對他笑了笑,指指手腕上的錶。
仁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找座位坐下。
巴士緩緩開動,沿著海岸邊的公路。
陽光下的海水波光粼粼,
像是鋪滿了破碎的鏡片,
如果認真去看的話,
說不定會看見意想不到的東西。
比如,
難堪的自己。
 
下了課回家的時候屋子裡一如往常地空無一人。
床上的被子維持著早上被堆成一團的模樣,四處也沒有動過的痕跡,地板上還留著早上自己踩進來的細沙,隔著襪子踩上去的時候沒有太大感覺,赤著腳時,卻覺得格外扎人。
靠近窗戶望出去,那一瞬間湛藍的海水裡潛入了一個身影。
仁下意識地抓了件外套跑出去。
那男孩在海裡,腰在晃動的海面下看不清楚,身上濕淋淋的,頭髮還滴著水,瞇著眼睛朝仁笑。
仁覺得自己聽見了一個聲音,喊著「仁」。
少年的聲線在尾音處上揚,和海浪的聲音合諧在一起。
男孩蹤身潛進了海裡,仁看到那條打出水面一閃即逝的水藍色尾巴。
男孩的頭露出了水面,接著是肩膀,腰腹,走上岸時是兩條滴著水的腿,走得有些搖搖晃晃,像是剛學步的孩子,兩隻手不知所措地平衡著。
仁呼了口氣。
大步走向他,把手上的外套披在他身上。
外套的肩膀有點,垂掛在男孩纖細的身形上。
男孩抓了抓晃盪的袖子,仰臉看著仁,帶著笑說:「仁。」
仁不自覺地伸出手想揉揉他的頭髮。
但是頭髮是溼的,不是記憶中的那種乾燥鬆軟。
仁牽起那男孩的手,說:「和也,回家吧。」
 
走在沙灘上,仁牽著男孩濕濕的手。
「我叫和也嗎。」男孩問。
「嗯。」
和也低頭看著自己踩出來的一排腳印,顯得非常高興。
仁想讓和也洗個澡,換上衣服,但他極不願意讓自來水淋在身上,極力地抗拒著。
最後,仁妥協了。
和也套著過大的外套坐在仁的對面,兩腳晃啊晃地看他吃晚餐。
仁把裝著雜燴麵條的小碗放在和也面前時他一臉茫然。
看見仁吃的時候似乎是懂了,但也沒有動筷的意思。
「不吃嗎。」
和也搖搖頭。
仁把那碗裡的麵倒進自己的碗公裡,吸哩呼嚕地吃完了。
晚上睡覺時仁本來要繼續打地鋪,不過只罩著件鬆棉T的和也硬是要擠在他旁邊,於是仁想,既然要擠,那還是床上好一點。
屋子裡的床不是標準的單人床,比單人床大一點,比雙人床小一點。
雖然和也很瘦小,看起來是個骨架還沒有伸展的男孩,兩個人一起躺上去時還是覺得有些狹小。
和也把仁當成了大型的抱枕,手腳環了上去。
這天晚上仁做了惡夢,夢見那雙似乎在責備自己的褐色眼睛,胸口很悶。
睜開眼睛發現是和也把頭枕在了自己胸前。
 
握著和也的手時總是感到一種帶著體溫的潮濕冰涼。
仁坐在黃昏的海邊,看著沾了金黃色光芒的海水從那條水藍色的尾巴潑濺到半空中,然後落回那一片的一望無際。
浪潮逐漸變得平緩,仁捲起褲管走進海裡,細碎的海面下一條影子朝他游過來。
仁抱住和也的腰時感覺自己像是抱住了一條無鱗的魚。
溼滑且冰涼。
小腿被掃過來的尾巴刮過,有一點刺痛,也許是劃出了傷口,浸泡在鹹鹹的海水裡。
和也笑起來時總是那副模樣,眼睛瞇成了兩條彎彎的縫,卻閃著光芒。
仁把下巴靠在和也濕答答的肩膀上,
呵呵呵地笑著,
和也噙著微笑擺著尾巴,
一下一下都打在仁的小腿上。
 
仁挖了一個海膽,橘黃色的半凝狀固體在湯匙上,朝和也的嘴送去。
和也把臉瞥開。
仁的手指鉗住和也的下巴,橢圓形的湯匙尖端往和也的唇縫間塞。
「和也,你不是很喜歡吃的嗎?」
和也扭動著,海膽沿著嘴角流下來,弄髒了衣服。
仁伸出舌頭舔掉了那些橘黃色的東西,從喉結開始,向上舔掉。
仁的舌頭舔著和也的咽喉時,和也吞了口水,喉結在上下蠕動。
舌尖留在和也唇角時仁說:「啊,對不起,我忘了,其實愛吃海膽的人是我。」
和也笑了笑,歪著頭看他。
「仁,你喜歡我嗎?」
 
「和也,是人魚嗎?」
「我有水藍色的尾巴,還有水藍色的眼睛。」
「你照鏡子了嗎?」
「我心裡是這麼覺得的。」
仁點點頭,「這樣很好。」
「月亮和大海都有聲音的喔。」
「他們在說什麼呢。」
「也許是在說,我很寂寞,請快點來陪我。」
「所以你總是在大海裡游泳嗎。」
「今天晚上月亮很漂亮。」
仁躺在沙灘上看星星。
零星的一兩顆,像是完全無法滿足幕般地散落著。
月亮是上弦月,像把小彎刀。
和也用尾巴拚命地打水花,嘩啦,嘩啦。
濺得高了的時候,彷彿多了幾顆小小的行星反射著微弱的光芒。
和也趴在沙灘上,單薄的胸膛上沾滿了沙,尾巴也在沙上拍打著,發出沙沙的聲音。
仁伸手摸著尚未退去的鱗片,有一點刺,感覺十分堅韌。
這個突起的地方是臀部吧,這麼想著。
然後鱗片慢慢地消失了。
透明的藍色的硬質觸感變成了微帶溫熱的溼滑肌膚,
翹著的肉丘與其他地方一樣白得病態,像常年不見陽光的病人。
仁的手輕輕地撫弄著,冰涼的感覺像是吸鐵般纏繞著手指與手掌。
和也轉過頭,瞇起了眼睛。
「仁很溫柔。」
仁跨坐在和也赤裸的臀部上,粗糙的牛仔褲檔磨蹭著細嫩的皮膚。
舔了一口和也深深的脊椎線,舌尖上是鹹鹹的海水味。
「這樣也很溫柔嗎?」
和也只是繼續趴著,笑了起來。
連身體都抖動了起來。
 
和也站起來的時候身上處處是沙,
走動的時候,沙子就一小群一小群地落回地上。
手裡抓著來時穿的衣服。
這是個偏僻的海島,這是偏僻海島上的一個偏僻海岸。
仁總有錯覺自己其實變成了大富翁,有錢得在屋子後面擁有一塊私人海灘。
回家的時候仁強拉著和也進浴室,在和也的尖叫中拿蓮蓬頭沖掉還沾著的沙子。
仁想著和也叫得如此慘烈也許下一秒就會爆炸。
水關掉時和也只是甩甩頭髮,像隻被迫洗澡的無辜小狗。
和也趴在洗臉台上,仁的手指沾了乳液往裡面擠。
和也叫了一聲,濕濕的兩條腿在抖。
仁抬頭看見滿是霧氣的鏡子裡,自己猙獰的輪廓在扭曲著。
 
那個時候也是這樣的吧,
訓導主任與和也的母親打開教室的門的時候。
是他們的臉比較猙獰,還是自己的比較扭曲,
因為一直在晃動,所以看不清楚。
 
第一次接三年級的班非常緊張,打開教室門的時候莫名覺得這些十四、五歲的臉孔全都不懷好意。
強作鎮定地自我介紹,直到下課鈴響為止,除了自己說話的聲音,教室裡彷彿連其他人的呼吸都沒有。
回到教師休息室的時候喘了口大氣,訓導主任,仁的舅舅,正想過來拍拍他的肩膀時,有個學生來找老師。
仁不記得那時候和也是什麼表情了,應該是帶著笑的吧,是個愛笑的孩子。
和也身上散發著學生的天真,還有青春在蠢動的氣息。
彎著腰的和也靠得很近,問的是剛剛上課講過的一個句型。
短短的下課時間,仁仔細地再講解了一遍。
看著和也點頭笑的表情應該是懂了。
緊張的感覺消失了。
像是緊繃到極點,然後釋放了出來。
異常爽快。
 
隔天上課的時候,仁在一張張面無表情的臉裡,找到了調皮地笑著的和也。
中午吃飯的時候仁在頂樓啃飯糰,樓梯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
喘著氣的和也拿著麵包在仁旁邊坐下。
你的便當呢?仁問。
這個呀。和也晃了晃手上的透明塑膠袋。
和也說了很多的話,說了關於班上同學的事,關於學校的事,關於附近商店街的事,說了之前那位女老師的事。
大家比較喜歡之前那位老師吧。仁說。
不過我比較喜歡你。和也吞下嘴裡的麵包說。
仁笑。
我認真的。
好好,謝謝。
和也斜了仁一眼。你根本不相信。
沒有啊,這有什麼好不相信的。
和也想了想,也對。
 
第一次的親吻是和也主動的。
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跟著仁回家,可憐兮兮地說家裡沒人,沒有晚餐。
嘆了一口氣的仁讓他進來了。
仁能感覺到和也對他有不尋常的喜歡,
少年時候的青澀,因為過於莽撞,總是會有控制不住的滿腔灼熱。
和也的臉不算漂亮,但是很有味道,雖然線條有著男孩的犀利,卻在笑起來的時候瞬間柔和了起來,兩隻眼睛成了兩條縫。
仁看著和也快速地把炒飯吃完,很有成就感。
開電視看的時候正想對他說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卻發現和也挽著自己的手,窩在自己的身邊。
視線瞥過去的時候看見了白色制服襯衫下的鎖骨。
看著看著,吞嚥了口水。
和也順著細微的聲音轉過頭,看見仁微張的嘴。
像是很好吃的果凍。
和也直起身,親了一口。
退開的時候眼裡寫著詢問、興奮與期待。
仁推開了和也,打開門要他回家。
和也笑嘻嘻地走了。
 
仁覺得煩悶。
放了一片朋友帶來卻沒有看的情色電影,
女主角意外地像個未發育完全的少女,
纖細的手腳,白嫩的皮膚,
仁拉開褲檔拉鍊時發現他覺得自己看見的是和也的臉。
 
仁去查了和也的家庭狀況,
父母去年離婚,跟母親住,獨子。
也許他上次說回家沒有晚餐吃是真的。
仁如此安慰自己。
傍晚走向停車場時學校幾乎沒有人了,
正要開車門時忽然有人竄了出來,跳上自己的背,說,老師,我肚子餓,想吃炒飯。
在小小的客廳裡,沒有喝酒,卻像喝了酒一樣暈眩。
結束與和也的親吻,仁的心臟跳得很快。
他捂著眼睛說,不行。
和也拉開仁的手,為什麼不行,我不是女的,我不會懷孕。
我沒有準備東西。
多爛的理由。
和也伸手把桌邊的書包拿來,從裡面拿出潤滑劑與保險套。
你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我爸的。和也咯咯笑了起來。
就是因為這樣才離婚的,我跟我媽親眼看到。
仁躺在客廳地上,嘆了口氣,我現在不想做。
等一下就想了。
和也跨坐在仁腰上,色的制服褲與色的西裝褲磨擦著。
我不是女的,我不會懷孕。
仁的腦子裡迴盪著這句話。
等一下就想了。
現在就想了。
和也趴在矮桌上,屁股翹得高高的。
有多久沒有碰男人了,仁進去的時候發現自己其實很想念。
 
少年的身體很柔韌,
仁發覺自己迷戀上了。
就連在學校的廁所裡讓和也用手搓揉,
也都比自己動手來得舒暢。
低低的喘息與粗粗的喘息在沒開燈的教室裡迴盪,
月光打進來,足夠昏暗的明亮。
制服的紅色領帶鬆鬆地綁在和也的手腕上,像是饑渴的鮮紅蛇信。
白色的襯衫凌亂,伏在課桌上,前端滴下的汁液打在教室的地板上,答,答。
仁捲起袖子,米色的襯衫還穿得很整齊。
激烈的搖晃連桌子都在低聲尖叫。
教室的門砰地一聲被拉開的時候,兩人的褲子都雜亂地垂在腳踝上。
訓導主任憤怒地推開仁,拔出來的時候還濕淋淋的。
和也的母親,唇上塗著內斂的紅,抽了和也一巴掌。
和也被強拉了出去,還沒穿上的褲子讓他跌跌撞撞。
她惡狠狠地轉頭,這就是貴校的好老師!
跌坐在地上的仁看見一兩滴鮮血,原來剛剛好像過頭了。
 
然後仁低頭,浴室的磁磚地板上,乳白色的乳液參雜著一絲絲的紅痕,流進了排水孔。
 
訓導主任氣得說不出話,明顯的擔心讓仁覺得好像對不起這個一直很照顧他的舅舅。
家長應該不會告你,但這間學校你大概也待不下去了。
我知道。
五個人坐在校長室裡,校長表情很難堪。
和也一直低著頭。
他的母親逼著他說是被強迫的。
和也沒有吭聲。
本來打算靠關係讓仁到大阪的學校去,和也的母親看起來依舊不滿意。
後來校長講了一個仁完全不熟悉的離島名稱。
和也的母親冷哼,放到另外一所小學去,那裡的學生就安全麼。
仁離開校長室前說,我想我還不至於有戀童癖。
關上門的最後一眼和也眼神空洞。
 
來到島上後日子寧靜得嚇人。
唯一能做的事大概就是修身養性。
仁曾自嘲地想,或許哪天回到東京後,自己什麼男人女人都不需要了。
 
看到這片湛藍的海時仁忽然想起一篇作文。
和也的英文不算很好,仁看著手中的英文作業簿,邊微笑邊改。
有很多錯字,有很多錯誤的文法。
但還是勉強看得懂。
仁在東京租的房子裡養了一小缸魚。
和也會伸手進去逗弄那些無處可逃的可憐小魚。
如果能變成魚在大海裡游泳,在海裡抬頭看月亮,應該很開心吧。和也說。
是ocean,不是oceen喔。仁劃掉了那個錯字寫上正確的拼法。
 
像以前那樣過頭了。
這次他有時間替和也沖洗傷口,上藥。
和也眨著水藍色的眼睛仰躺在床上看他,
仁用手遮住和也的眼睛。
 
水藍色眼睛的和也一直告訴仁,
月亮和大海是有聲音的。
「我聽不見。」仁說。
「沒關係,我替你聽。」
沒有人知道仁的家裡多了一個人。
沒有人會看到。
就算做的時候不關門,就算直接躺在沙灘上做,
也都沒有關係。
反正只有月亮和大海會聽到。
 
總是看起來自由自在的和也逐漸焦躁了起來。
仁說你是不是海水沒喝夠,
和也說是因為沒有月亮。
月亮已經幾天沒出來了。
「月亮很重要嗎。」
「如果你用手指月亮,月亮會傷心,然後偷偷把你的頭髮剪掉。」
「為什麼要把頭髮剪掉。」
「這樣你也會傷心,月亮就不孤單了。」
「所以你要走嗎。」
和也看了仁一眼,鑽進他懷裡。
 
月亮出來的那個晚上,海浪特別的大。
夜看起來特別的。
仁看著赤裸的和也走進海裡,淹沒了他的下半身。
遠遠的,
只剩頭露出海面的和也回頭看著仁。
「我想我喜歡你。」
仁說。
距離很遠,也許聽不見。
和也潛入水面,頭也不回地遊走了。
最後只看見,拍上了海面的水藍色尾巴。
擺動的樣子,像是告別一樣。
 
東京某間醫院的某間病房裡,
沉睡了好幾個月的和也永遠沉睡了。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4 

Comment

小紅花 URL|
#- 2008.11.08 Sat03:14
在月亮出來的那個晚上和也消失在一望無際的海裡
因為是那麼那麼地
所以我想 和也小小的 白白的臉
在回頭望時該是如何的清晰

如果浪捲得那麼那麼地高
於是海浪聲淹沒了那句我喜歡你
我想
那其實是一場帶點遺憾但依舊美麗的告別.

我喜歡這個故事,完整卻憂傷
像部只有白藍色交織出的小電影

然後我要說, 如果能看見
我一定也會喜歡那雙水藍色既透明又深邃的漂亮眼睛


最後,俺覺得俺今天很多話
而且我剛試圖更新但失敗了.

阿!!! 十周年快樂!!AKNv-272

Nozomi URL
#- 2008.11.08 Sat16:29
我差點以為你被盜帳號了。(喂)

矮額~ *滾
你好感性~
害我害羞了起來。
一起來乾一杯吧~
i-52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11.10 Mon01:56
邊聽著White X'mas邊讀著這篇
冰涼的海水
水藍色透明的眼睛
藍與白
暗與光
人魚拍打海面濺起的水花跟敲在鋼琴上的音符融合
特別的有fu

這篇我好喜歡
一樣在我的腦中有著好多好多的畫面
是現實?是幻覺?與過去種種回憶
幸福與痛苦交錯中
那有如彎刀的弦月
踩在上面會隱隱刺痛的沙
困在魚缸裡的魚兒和奔向大海的和也
不圓滿的圓滿

我可以告白嗎?
No真是太愛你了~i-176
Nozomi URL
#- 2008.11.10 Mon21:11
我自己也很有畫面,還有聲音。。。(羞)

我也愛你
v-346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