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AK/NU?] 梨小和與赤小西還有丸小雄

BY Nozomi


臨時趕出來的嬉鬧短篇。
作為我在118發SE故事的補償|||

恭喜十週年,
也祝幾天後生日的阿花生日快樂。
--------------------------------------
 
 
 
 
[AK/NU?] 梨小和與赤小西還有丸小雄
 
 
 
 
 
 
  咳咳,我現在要來講個溫馨可愛的故事。
 
  為什麼講故事還要先說這是個怎樣的故事?這就跟講笑話前先說「現在我要講笑話啦」一樣,到最後笑話就不好笑了啊。
 
  因為我怕我講到中間變成恐怖故事。默。
 
  總之讓我們來看看夾逆思幼稚園吧。
 
  夾逆思幼稚園,顧名思義,窩藏了……啊不是,是聚集了很多思想與眾不同的孩子,當別人家幼稚園的孩子也許是為了掉到地上的奶油在惋惜時,夾逆思的小朋友卻吵架了,原因是在爭吵誰掉下去的那坨奶油比較大坨。
 
  對的,他們都不甲意輸的感覺。(他們都不喜歡輸的感覺)
 
  今天,向來吵鬧的卡吞班……還是很吵鬧。
 
  嗓門最大的那個小朋友叫做赤小西。雖然名字有個小字,但其實噸位不小。噢,我說的是大概十幾年後的事,現在他還是個說腰枝沒腰枝,說腿長腿其實還很短的小朋友體態。
 
  赤小西歪著嘴吸著點心的牛奶,眼睛轉也不轉地盯著靠在窗邊發呆的梨小和看。
 
  梨小和是隻兇悍的小鴨子,兩道粗粗的眉毛不客氣地貼在眼睛上,看起來還是單眼皮的單眼皮就那麼單著,以術語來說叫內雙,眼皮也是懂得曖曖內含光的,就跟其他的五官一樣。於是咱們這麼說吧,如果五官都這麼謙卑,那可以想見這張臉一定很謙卑。所以梨小和其實默默地討厭著赤小西,因為赤小西的五官都太不懂得隱藏自己了,成天笑得像朵花兒一樣,太刺眼了。
 
  那再來看看還歪著嘴吸著牛奶的赤小西。他覺得很奇怪,自己好像沒有跟梨小和說過話。這是件天大的大事,赤小西除了胃袋大,那個交遊的範圍也很大的啊,為什麼自己沒有跟梨小和說過話呢。赤小西觀察著發呆的梨小和,決定主動出擊,因為赤小西喜歡可愛的東西。比如說早餐的吐司麵包,多可愛啊,比如說午餐的義大利肉醬麵,多可愛啊,比如說晚餐的壽喜燒,多~可愛啊。
 
  等等,剛才好像才說過梨小和的臉十分謙卑,你我都知道講「謙卑」是為了不說出那個傷孩子自尊的字眼。好吧,怕有人誤會,那就說了,但還是要婉轉點說,就是不怎麼好看嘛。赤小西是多可愛的一個孩子啊,白白嫩嫩胖胖潤潤,活像只剛蒸出來的包子。人說長得好看的人通常標準很高,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天天看著自己的臉,標準自然而然也就提高了。所以,當赤小西跟路過的丸小雄說:「欸,梨小和好可愛。」時,丸小雄腳一滑,跌倒了,正面撲地。
 
  好多年以後,丸小雄總忍不住想,自己的鼻子也許是撞出來的。
 
  其實丸小雄不厚道,因為他是梨小和的鄰居,照互助互愛的鄰居守則來說,他應該要點點頭然後說:「對,很可愛。」但是他沒有,他跌倒了。我們也無法怪他,因為我們都知道,越親近的人越是懂你的缺點。
 
  丸小雄還來不及從地上爬起來給點評語,赤小西已經邁著兩條肉肉腿朝梨小和走過去了。
 
  然後丸小雄才發現,自己手上的牛奶被拿走了。哭。
 
  然後被路過的龍小上踢了一腳,「愛哭鬼。」
 
  啊啊啊!連手上的蘇打餅乾都被拿走了。再哭。
 
  那邊丸小雄的內心打著史巴,這邊赤小西借花獻佛,搶牛奶獻小和。
 
  梨小和看了他一眼,繼續對著窗外發呆。
 
  「喏,給你的嘛。」
 
  「我不喝牛奶。」
 
  赤小西受到了震撼教育,他第一次知道有人會拒絕點心,難怪每次自己跑去跟老師多要一份時常常都拿得到。
 
  於是第一次的搭訕勉強成功,因為梨小和跟他說了一句話。
 
  當天下午滿園的小朋友都在遊戲區裡玩,等著家長來接。霸佔了溜滑梯的赤小西屁顛顛地從地上爬起來,要再玩一次的時候,看見坐在盪鞦韆上的梨小和正在喝牛奶。
 
  赤小西他生氣了。
 
  咚咚咚地跑過去,「你不是不喝牛奶的嗎!」
 
  梨小和抬頭,嘴巴噘成了一個很癡呆的角度。
 
  「這是香蕉牛奶。」
 
  只要是牛奶,都一樣可愛啊!!!赤小西心裡如此吶喊著。
 
  就在赤小西內心波瀾萬丈,久久不得平復時,梨小和已經跳下鞦韆,拉著媽媽的手回家了。
 
  赤小西在回家的路上亂揮著拳頭,雖然今天梨小和跟他說了兩句話,但他還是有種很難形容的悶悶的感覺。赤小西洗完澡,香噴噴地在床上滾,他奶聲奶氣地對媽媽說:「馬麻,今天我跟班上一個很可愛的人說話了。」
 
  正在摺衣服的赤媽媽說:「那很好哇。是怎樣的可愛孩子呢?」
 
  「他眉毛粗粗的,眼睛小小的,臉白白的,聲音粗粗的。」
 
  赤媽媽腦內了一下,好像不怎麼……可愛。
 
  「喔?為什麼覺得他可愛呢。」
 
  赤小西騰地站了起來,在床上像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就是很可愛喔!!」
 
  赤媽媽笑了,「好好,要不要吃布丁?剛剛爸爸買回來的喔。」
 
  赤小西叫了句「要!」一溜煙地跑出房間。
 
  隔天赤小西在午睡時硬是把梨小和旁邊的田小聖擠走,把自己的小被子和小枕頭放在梨小和的旁邊。梨小和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往另外一邊移動了半吋。赤小西本來是打算跟梨小和說話的,結果他很快就睡著了,手腳都打在梨小和身上,梨小和用力地把他的手和腳甩回去,赤小西也沒有醒,但是梨小和睡不著了,他在內心裡把討厭赤小西的記號又多畫了兩個上去。
 
  吃點心的時候赤小西看到梨小和與丸小雄在角落堆積木,赤小西走了過去,忍痛地把自己咬了一大口剩下一半的杯子蛋糕遞過去示好。丸小雄指著蛋糕的缺口大喊:「都是口水!」梨小和沒有理他,繼續堆積木。
 
  閱讀時間的時候赤小西悶悶不樂地翻著故事書,他瞄了瞄對面,梨小和與丸小雄不知道在看什麼故事笑成了一團,梨小和笑著打了丸小雄頭頂一下,丸小雄也樂呵呵地任由他打。
 
  哼,我也有故事書,我自己可以看!!
 
  赤小西今天拿的是本短吻鱷的故事。短吻鱷寶寶嘟著嘴對爸爸抱怨說:爸爸,為什麼我的嘴巴這麼短。爸爸露出豪氣萬千的瀟灑笑容說:傻孩子,男人不是靠長短決勝負的!夠硬才是重點!!
 
  赤小西覺得自己跟短吻鱷寶寶一樣被鼓舞了。
 
  請不要問我為什麼幼稚園的故事書裡會出現這種故事,要知道,孩子總是在我們不曉得的時候就壯了起來,你以為他看不懂電視劇裡男女主角為什麼要抱在一起互啃,其實他們都知道,那就是爸爸媽媽會偷偷躲起來玩的遊戲。
 
  啊,我不能再往這個方向說下去了,開頭就講了,這是個可愛的溫馨故事。
 
  所以老師在講故事的時候赤小西不停地騷擾梨小和。小朋友們不專心聽故事是偶爾的事,所以老師不去在意赤小西發出的窸窸窣窣。但是梨小和在意,他很想知道松鼠跟老鼠後來有沒有合好,於是他怒了,吼了句:「你很煩耶!」
 
  全部的小朋友都轉頭看著一臉生氣梨小和與一臉無辜的赤小西,老師用著有些威嚴的聲音問:「怎麼了?」
 
  赤小西很有擔當地舉手說:「是我一直找他講話的。」
 
  於是老師把剩下的故事說完的期間,赤小西孤單地在角落罰站。
 
  梨小和最後還是不知道松鼠與老鼠有沒有合好,因為他一直偷偷注意在角落的赤小西。雖然這一切說起來是赤小西的錯,但是因為他勇敢的承認,獨自在角落受罰,梨小和反而覺得虧欠了他。
 
  下課以後大家都在遊戲區裡玩,赤小西也照例一遍一遍玩著他的溜滑梯。數不清第幾次屁股著地時,赤小西抬頭一看,站在前面的是努著嘴的梨小和。梨小和嘟著嘴,跟園長聊完天的梨媽媽呼喚著他,梨小和垂著的頭抬了一點點,看了赤小西一眼後說:「再見。」急急忙忙地跑走了。
 
  赤小西愣了三秒,馬上站起來,嘴咧得大大地,對著梨小和的背影誇張地揮手,大喊著:「再見!!」
 
  跟著梨小和一起回家的丸小雄,扭頭看了赤小西一眼,結果看到的是赤小西呲牙裂嘴對著他做鬼臉,哇地一聲哭了。
 
  梨媽媽蹲下來安慰丸小雄,梨小和轉身看赤小西,剛好看到赤小西還沒收好的鬼臉,赤小西尷尬地用手抓抓頭髮,肉肉的腿站成了內八,梨小和噗嗤一聲笑了。
 
  後來赤小西幾乎不用跟老師討,就直接會有雙份點心。三個小朋友窩在角落裡,一個狼吞虎嚥,一個慢條斯里,一個無聊得扯別人的圍兜兜玩。梨小和對赤小西說:「你的圍兜兜好髒。」丸小雄被巧克力夾心餅噎了一下。赤小西說:「哪有。」邊說邊把手往上面擦,又多了幾個巧克力的印子。赤小西覺得很奇怪,梨小和真的是個不愛吃點心的人,但是他認為小朋友不吃點心會生病的,於是偶爾出現赤小西特別喜歡的東西時,他總會逼迫梨小和一定要吃掉。赤媽媽如果知道自己什麼都可以往嘴裡塞的兒子居然有把撥到自己口袋裡的份拿出來分享的一天,應該會感動得再多買三個布丁給他。大家不要誤會,赤小西不是為了那可能多吃得到的三個布丁才這麼做的。
 
  自從梨小和與赤小西好上了……啊不,我怎麼能用這種動詞呢,應該說,自從梨小和與赤小西變成了好朋友,最倒楣的就是丸小雄了。梨小和本來三不五時就會捉弄一下丸小雄,再加上天使臉孔小惡魔心腸的赤小西,丸小雄的幼稚園、小學、中學……過得是分外精采。家屬請答禮。喂。
 
  比如說像現在,今天的點心是奶油泡芙。赤小西很滿意這個點心,所以他很高興地接過梨小和給他的另外一個泡芙,但是咬下去時想到,這麼好吃的東西,梨小和也要吃才可以!於是他一手拿著咬到一半的泡芙,腿上放著梨小和給他的那個,另外一手伸向丸小雄,抓了泡芙遞給梨小和。然後梨小和就開心地咬了。
 
  後來長大了的丸小雄想,自己這麼纖細的身形,也許都是因為認識了赤小西的緣故。
 
  赤小西邀請梨小和到自己家裡玩,梨小和問丸小雄要不要去,雖然他很想搖頭說不要,不過梨媽媽跟赤媽媽說:「哎呀這怎麼好意思呢。」結果星期天的時候兩個小屁孩帶著梨媽媽準備的果凍還有丸媽媽買的果汁一起去了赤小西的家。
 
  赤媽媽讓三個小朋友在房間裡玩,自己去洗衣服打掃家裡去了。
 
  梨小和說:「要玩什麼呢。」
 
  赤小西歪著頭想了一下,「玩摔角吧。」
 
  三個小孩滾成了三個小肉團。
 
  丸小雄在軟軟的地毯上被推來推去,笑得嘻嘻哈哈,後來就被推到一邊去了,自己還在嘻嘻哈哈。
 
  阿哩?回過神來才發現另外那裡還是滾成了一團,於是自己也笑呵呵地爬了過去。
 
  坐在桌子旁邊的赤小西也笑呵呵,梨小和紅著臉垂著頭在擦臉頰,嘴裡嚷著「都是口水啦。」
 
  阿哩?阿哩?阿哩哩哩?丸小雄歪著腦袋,不解。
 
  梨小和雙手捧著杯子喝果汁,赤小西挨在他旁邊囫圇吞棗地吃果凍,看著梨小和的時候會嘻嘻笑。丸小雄吃著自己的果凍,還是不解。
 
  赤媽媽與赤小西一起在門口送要跟梨媽媽回家去的梨小和與丸小雄。赤小西對著三人進了電梯的背影揮手,轉頭對媽媽說:「馬麻,小和是不是很可愛。」
 
  赤媽媽想了想,好像是醜得挺可愛的,於是點頭,「嗯,很可愛。」
 
  有了媽媽的認同,赤小西開心得晚餐多吃了半碗飯。
 
  三個人一起上了小學,赤小西與丸小雄被分到了一個班,對此赤小西有些不滿意。
 
  赤小西戳著坐在他前面的丸小雄的手臂說:「為什麼是你啊。」
 
  丸小雄也很想問,為什麼是我……
 
  下課的時候赤小西急急忙忙跑去隔壁班找梨小和,丸小雄不知為何也跟著去了。坐在窗邊的龍小上瞥了他一眼說:「跟屁蟲。」
 
  丸小雄想哭,但他忍住了。媽媽說上了小學就是長大了,不可以隨便哭。
 
  龍小上哦了一聲,「進步了。」
 
  然後丸小雄就哭了。面前遞來龍小上給的衛生紙。
 
  赤小西嘮嘮叨叨地對著梨小和抱怨上課有多無聊,梨小和低著頭聽他講話。赤小西推了一下他肩膀,「有沒有聽我說話啊。」梨小和嗯了句,「我也很無聊啊。」赤小西不知怎麼就開心了起來。上課偷戳丸小雄手臂時戳得更帶勁兒了。
 
  後來梨小和開始打棒球了,赤小西開始踢足球了,丸小雄開始……感謝世界上還有體育活動這件事。
 
  赤小西說,你為什麼不跟我一起踢足球啊。
  
  梨小和說,你為什麼不跟我一起打棒球啊。
 
  赤小西說,那麼慢吞吞的每個人輪一顆球,多無趣啊。
 
  梨小和說,那麼急呼呼地每個人搶一顆球,多傻B啊。
 
  幸好打完球踢完球的疲累是一樣的,可以一起東倒西歪在球場邊互相輪著瓶水喝。
 
  丸小雄趴在窗戶邊看那兩人,說:「你看他們這算感情好嗎。」
 
  龍小上瞥了一眼,「我們感情好嗎?你離我這麼近幹麻。」
 
  丸小雄一張臉皺成了蔥抓餅加貢丸。
 
  不過感情是與時俱進的,紅蘿蔔不論是正地刨還是反地刨,一樣可以刨出蘿蔔絲。比如說赤小西買到最新的遙控汽車時就找了梨小和一起去玩,比如說龍小上覺得書包太重的時候就丟給丸小雄去背。
 
  梨小和在河堤邊看到肩上有兩個書包的丸小雄。
 
  「啊,你要回家嗎。」梨小和對著丸小雄大喊。
 
  咚咚咚地梨小和朝他跑了過去,把自己的書包往他身上一丟,「順便把我的也帶回去吧。謝啦。」又咚咚咚地朝拿著遙控器的赤小西跑去。
 
  沒三秒,梨小和又跑了回來,伸手在書包裡掏來找去,挖出了一根棒棒糖。
 
  「喏,給你吃吧。」
 
  是草莓口味的。
 
  丸小雄很感動,但是他現在沒有手可以吃……
 
  赤小西對著跑回來的梨小和質問,「那棒棒糖我給你的,幹麻給大鼻子。」
 
  「我就高興給大鼻子怎樣。」
 
  喂喂,能讓你們為我吵架我很榮幸,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大鼻子啊。/____\
 
  「以後不給你棒棒糖了啦。」氣呼呼。
 
  梨小和彎著腰由下往上地看著轉開臉的赤小西。「不給了嗎不給了嗎,我想吃哈密瓜口味的耶。」
 
  赤小西眼睛不看梨小和,抽了抽嘴角,「回、回家啦,家裡還有一盒啦。」
 
  梨小和開開心心地跟著赤小西回家去了。
 
  然後赤媽媽終於看見自己的寶貝兒子把寶貝的進口棒棒糖大把大把地堆在梨小和的桌前。
 
  梨小和晃著兩條腿舔著棒棒糖,赤小西坐在旁邊看漫畫,邊看邊很吵地說:「你看你看,鐵雄輸了啦。」「齁!!變身啊你這笨蛋!!看我爆裂拳!!!」
 
  梨小和很有禮貌地跟赤媽媽打招呼。
 
  赤媽媽很感慨地想,為什麼別人家的孩子看起來都這麼乖巧。
 
  媽媽,你錯了,大魔王通常看起來都是很乖巧的。
 
  五六年級的時候小學生們開始興起了寫情書的風潮。從小就像朵花的赤小西不用說,梨小和因為變成了很會打棒球的運動少年所以也很有斬獲。今天丸小雄的抽屜裡也出現了一個粉紅色的信封,他緊張兮兮地拿出來,梨小和跟赤小西眼睛kirakira地靠過來,上頭寫著:「大鼻子丸小雄,我喜歡你」,然後是長長的一面空白。奇怪,署名呢?丸小雄dokidoki地翻過背面,「……褲子上的破洞。龍小上。」還畫了一條褲子,大腿上有個洞。
 
  旁邊一直悶著不吭聲的龍小上笑得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丸小雄生氣了,手指抓緊了那張還有香水味的信紙在發抖。
 
  龍小上拍拍屁股爬起來,說:「破洞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有的嘛。」說完拉高了褲管,在褲腳的地方有個像是燒出來的洞。據說昨天龍小上那組做實驗時酒精燈倒了,嗯嗯。
 
  丸小雄像是洩了氣的皮球,垮著肩,小聲地說:「我的是在腿上的嘛……」
 
  龍小上不知打哪變出一個加大的OK绷,貼了上去。「這樣不就好了。」
 
  丸小雄對著看著那個上面還有無尾熊圖案的OK繃,嘿嘿笑了。
 
  放學後的下午,赤小西和梨小和趴在床上,一封一封數著各自收到的情書。
 
  「十封!!」赤小西喊道。
 
  「……三封。」梨小和把頭抵在枕頭上。
 
  赤小西撥了四封過去,「喏,你還多我一封。」
 
  梨小和斜眼看他。「你算術好好。」
 
  赤小西大大地在梨小和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梨小和把自己滾進了棉被裡。赤小西呵呵呵地笑著。
 
  赤小西連棉被帶人一把抱住,梨小和說:「我眼睛很小。」
 
  「才不小。」
 
  「我眉毛好粗。」
 
  「才不粗。」
 
  「我一點都不好看。」
 
  「很好看。」
 
  梨小和把臉探出棉被,「哪裡好看。」
 
  赤小西歪著頭想了想,「不知道,都很好看。」
 
  梨小和伸出手抱住了赤小西,像小時候一樣一起在床上滾來滾去。
 
  「大鼻子要生日了,送什麼禮物好。」
 
  赤小西說:「送鼻子。」
 
  兩個人哈哈笑了起來。
 
  丸小雄生日的那天丸媽媽讓他們在客廳裡吃蛋糕,自己進房間裡不打擾他們。
 
  梨小和與赤小西送了第N個附帶鼻子和鬍子的眼鏡,每年都要想辦法找到不太一樣的款式也是件很辛苦的事。丸小雄照例戴了起來,跟生日蛋糕一起拍了照。
 
  龍小上送了望遠鏡,拿起來放在眼前時大家都覺得跟剛剛的鼻子鬍子眼鏡其實效果差不多。
 
  送他們離開的時候丸小雄哭了,每年生日他總要哭一次。「謝、謝謝你們……嗚、嗚……」
 
  梨小和咧著嘴對他笑,伸手摸摸他的頭。
 
  上了中學的時候四個人還是在同一間學校,梨小和同班裡還有幼稚園時被搶過午睡位置的田小聖。
 
  丸小雄與龍小上同班,開始了他苦澀與甜蜜交織的中學生活。
 
  赤小西的班上有個惹梨小和注意的人,叫做淳小介。注意到這個人是因為他長得很高,很喜歡講冷笑話,尤其喜歡對著赤小西講。
 
  赤小西也很注目梨小和班上的田小聖,對赤小西來說田小聖是個陰魂不散的討厭鬼,因為他跟梨小和學號只差一號,分組時常常在一起。
 
  這天中午梨小和好不容易擺脫田小聖要找赤小西一起吃午飯,又看到淳小介坐在赤小西旁邊笑臉盈盈地講個不停。
 
  梨小和扭頭走了,你寧願聽他講笑話不來找我吃午餐。
 
  赤小西其實是在等老師,老師下課前說有事情要交代他,卻不知道跑去了哪裡。
 
  赤小西趴在桌上,無力地對淳小介說:「你為什麼老愛對我講冷笑話。」
 
  笑瞇瞇的淳小介說:「因為你的反應跟我的笑話一樣冷。」
 
  赤小西嘆了一口氣,「那我介紹比我更冷的人給你好不好。」
 
  於是淳小介認識了聽笑話總是面無表情的龍小上以及邊聽笑話表情會越來越尷尬的丸小雄。
 
  放學時輪到赤小西不高興了。他看見梨小和的手被拽在田小聖的手裡。
 
  「抓什麼手啊。」赤小西一個閃身把梨小和與田小聖分了開來。
 
  梨小和呆呆地看著他,然後怒了。
 
  「你搗什麼亂啊,排戲沒看見嗎。」
 
  「排、排戲幹麻要牽手啊。」
 
  「哥哥帶著弟弟去看醫生,不行嗎。」
 
  赤小西看了看田小聖,又看了看梨小和,再看了看梨小和班上其他一樣呆呆看著他的同學們。
 
  「我、我先回去了。」
 
  赤小西逃走了。
 
  排完戲累得暈乎乎的梨小和接到了赤小西打來的電話。
 
  「幹麻。」
 
  「你、你、不要跟那人牽手。」
 
  聽聲音很近,梨小和張望了一下整個腳踏車場,看見一顆毛茸茸的腦袋在矮牆邊。
 
  梨小和掛了電話走過去,一爪子搧了赤小西的頭頂一下。
 
  「幹麻呢你。」
 
  赤小西死盯著梨小和的小短手看。
 
  梨小和笑了笑,一把抱住了赤小西。
 
  「笨蛋。」
 
  赤小西在梨小和的胸前蹭亂了一頭本來就很亂的頭毛,「你才笨蛋,笨小和。」
 
  「你都幾歲啦,牽手算個什麼。」
 
  「十四歲啦!!這年紀別人該做的事都做光啦!!」
 
  「喔~我還以為你今年四歲,等下還要喝牛奶當點心。」
 
  赤小西摟緊了梨小和的腰,「那你還得陪我吃奶油泡芙。」
 
  兩個人貼得很緊。
 
  躲在另外一邊矮牆下的丸小雄低聲對龍小上說:「欸,他們等下真的要去喝牛奶吃泡芙嘛。」
 
  龍小上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還是現擠現做的哩。」
 
  「哇~」丸小雄流下了口水。
 
  龍小上只能翻白眼了。
 
  我也只能翻白眼了。
 
  這真的是個可愛的溫馨故事。請相信我。
 
  這群崽子們故事還很長,咱們先暫時告一段落吧。
 
  大家可以考慮散場後喝喝牛奶吃吃泡芙什麼的……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12 

Comment

蹄 URL|
#- 2008.11.08 Sat18:13
媽媽啊
這真是太好笑了
尤其是中丸被上田欺負的地方
時在是太絕了XDDD
keiko URL|
#- 2008.11.08 Sat20:22
nozomi~
我想妳應該也是看起來很乖巧的大惡魔
看完2篇文怎麼像被妳耍了一樣 心情一下dowm到谷底 一下嗨到天堂
不過當惡魔也要有當惡魔的本事 妳本事不小 2篇文都寫得真好
是說臨時擠出來也有這種好文要給妳拍拍手啦~
10年了呢~下一個10年來臨前 這群孩子還有什麼故事?妳還在寫故事?我還在看故事嗎?(遠目~)
Kazugi URL|
#- 2008.11.08 Sat21:41
我是真的越看越想喝牛奶吃泡芙了...
感覺很有畫面,十週年裡的丸小雄還是在被欺負中度過...替他哀悼兩秒(這樣短?!)

希望赤小西跟梨小和可以一直一起喝牛奶吃泡芙,然後玩摔角滾棉被。吃完東西後運動有助消化嘛!從小就要做好身體保健阿!是不是這樣說!
鯉魚 URL|
#- 2008.11.09 Sun00:11
看著看著都餓了ˊˇˋ
這文讓人看了會不自覺的傻笑耶=ˇ=
好可愛的一篇文~
Nozomi URL
#- 2008.11.09 Sun01:08
蹄,
沒有丸子,我的歡樂文都寫不出來的。XD


keiko,
我不是惡魔,我只是精神分裂|||
五年都還在寫故事的話我就要給自己放煙火了。(笑)
感謝不嫌棄這個小白短。。。


Kazugi,
我有帶他一起玩已經很佛心了不是XD


鯉魚,
我也餓了。。。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11.10 Mon02:13
我肚子痛了XD
果然跟前一篇一起看心情的轉換極大XD
我現在擔心看到牛奶根泡芙會聯想到一些...嘛..這是個溫馨的故事
No過了50w大關後
還是有很多的idea跟創意v-218+i-175

Nozomi URL
#- 2008.11.10 Mon21:10
忽然看到50大關,
很像是年紀XDD
晴凌熙 URL|
#- 2008.11.10 Mon22:05
可愛、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實在是太可愛啦…(無限repeat次方)○(>////<)○
NO大~~會有小和小西幸福人生的續集嗎??(舉手)
實在好可愛喔@@原來赤小西在幼稚園時就是個小色胚啊^o^非小和不要~~小時後就在房間裡電燈炮還在時就在滾來滾去把小和的初吻草草奪走~~實在真是赤西仁的作風v-218怎麼上了中學後浮在腦中的影像還是兩隻小短腿的小西吃著小和的豆腐!!哈
老媽 URL|
#- 2008.11.11 Tue02:31
我比較想吃蔥抓餅加貢丸i-237
Nozomi URL
#- 2008.11.12 Wed00:04
晴凌熙,
其實,
阿卡的腿,
現在以比例來說,
好像也不算長XDD

老媽同學,
你可以嘗試看看,
是新料理喔!
花 URL|
#- 2008.11.14 Fri05:59
噗哈哈哈!!
親愛的~這篇的真的太好笑了!!太可愛了!!
深得我心深得我心
多深呢?
今天我洗澡洗到一半想到
卻有個梗忘了
我那一個急啊
裸屁屁來回味啊~~~~

哇哈哈哈~~
太cute了!!

阿哩?阿哩?阿哩哩哩?

噗哈哈哈!!

喔喔~~~喔喔喔~~吧唧!!!!!!
Nozomi URL
#- 2008.11.15 Sat11:41
喜歡就好~ *大喜
吧唧!!!!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