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AK] 無邪気

BY Nozomi


比較辛辣的普級吧。。。
大概。。。。。。。。。。。。。。。。。。。。。。。。。。

-------------------------------------------


 
 
[AK] 無邪気
 
 
 
 
 
  赤西窩在自家頂樓抽菸時,頂樓門被人砰地一聲不客氣推開,漆上藍色的金屬門撞上石牆,發出的聲響嗡嗡嗡迴盪著韻律,老舊的突起一塊的漆,受不了震盪地裂成了兩三片,不情不願地飄落地面。
  赤西瞥眼過去,龜梨兩條腿站得大開,一手叉在腰上,短得不曉得能不能遮住小屁股的深藍色水手服裙襬隨著微微吹過的風抖了兩抖。
  「幹麻,拆門啊。」赤西吐了口菸,兩隻眼睛狀似不經意地掃過龜梨露在裙子與色長統襪中間的那截白花花大腿。
  龜梨哼了聲,習慣性地抬手攏了攏比一般男孩子微長的褐色頭髮,髮梢有些蓬鬆地捲著,一邊的瀏海塞在了耳後。
  龜梨大步走向靠著牆邊坐下的赤西,走的時候兩腿擺動的幅度很大,裙襬晃啊晃,龜梨彎腰一把奪過赤西兩指間的菸,沒形象地蹲下,抽了起來。
  「啊~那臭女人,搞死我了!!」
  赤西看好戲般地笑著,上下打量著穿著高校女子制服的龜梨,脖子的肌膚和臉一樣白皙,露在袖子外的手雖然結實,沒有誇張的肌肉,裙襬從屈著的大腿往胯部滑,膝蓋也很白,在色襪子與深藍色裙襬之間,一截光滑的大腿。龜梨仰著臉吐了兩口,側眼瞄到赤西的視線停留在自己的大腿上,「沒看過啊!」
  赤西繼續猥褻地笑。「這你媽的制服?」
  龜梨啐了一口,「廢話,要不然哪來這麼年代久遠的水手服。」
  「又落了什麼把柄在她手上了吧。」
  龜梨瞪了一眼把菸搶回去的赤西,一臉流氓地用嘴抖著菸。
  「哼,之前打電玩麻將贏了她,居然記恨。我看她這是藉口!老是嚷嚷我跟她年輕時長得特像,早就想逼我穿了。」
  「喔~比上次打破她香水瓶好些啊,想想那時你居然燙了個波浪大捲,嘖嘖嘖……」
  斜眼。「難怪你跟我媽這麼合得來。」
  赤西盯著龜梨因為往後坐下而縮得更後面的裙子。「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的嘛。」
  「呸,誰是丈母娘,誰是女婿。」
  赤西嘿嘿嘿地笑。
  「我看你們就是一對變態才這麼對味,哪來的母親會對七歲的兒子說你可以帶男朋友回家沒關係!」
  「我倒是覺得你媽未卜先知,幾年後的事情都可以預測得到,不枉我如此崇拜她。」
  龜梨哼了聲,又把菸搶了過來,「你別忘了她還搶了你看上的秘書姐姐。」
  赤西擺出沉痛的臉,「我後來痛定思痛,其實我才是不速之客,破壞人家堅定的感情。」
  「我看你其實是看上我媽吧。」龜梨的腿大張著,若是有人站在他正面,一切一覽無疑。
  「對的,但是你媽看不上我,我只好屈就你了。」赤西惋惜地說。
  「去你媽的。」龜梨一拳擊向赤西胸前。
  赤西抓住龜梨的手腕,賊賊地笑,「難得你穿得這麼有情境,不如來玩個角色扮演吧?」
  「什麼鬼東西啊,你這滿腦子廢渣。」
  「喔~我以為你也想玩,才會穿著這身衣服就往我家跑。」
  「去死吧你。」
  赤西一把拍掉龜梨手上的凶器──燃著的香菸,一腳跨過龜梨的腰間將他壓在頂樓牆上,伸出舌頭舔著上衣領子裡的鎖骨,「我聽人家說,高校女生是最騷的……」
  龜梨在心底翻白眼,學校裡那些不都是高校女生嗎!聽人家說……聽誰說啊你這蠢蛋。
  大概是身上這套女子制服讓人有了扮裝的錯覺,露天的頂樓也夠刺激,明明是穿著到學校上課的單板衣服,明明是藍天白雲的青空,被抵在粗糙的牆面上,風拂過大腿,有些微涼。
  不自覺地、半故意地,發出黏膩的呻吟,「嗯……」腿也順著赤西手掌的撫摸抬起,蹭著赤西的色制服褲,赤西的手探入龜梨的裙子裡,鑽進底褲,裹住龜梨的半邊臀。「……你溫柔點……」龜梨軟軟的語調,勾起了赤西的笑意,一邊扯掉龜梨的底褲,一邊在龜梨耳邊說:「很好……這種角色個性很不錯……繼續……」
  紫色的緊身四角褲掛在腳踝,龜梨兩手撐在後面的牆上,掌心被牆面的細石礫子刺激著,低頭可以看見騰空膨起一塊的裙襬,跳動著,裙襬外是赤西的髮梢,然後是沒入色制服上衣的背頸。
  兩瓣臀被雙手抓著,輕輕重重地揉著,赤西從裙子裡退出時,濕潤的舌舔著唇,斜斜地笑著,「你看。」
  深藍色的百褶裙在中央,突起了一點。
  龜梨瞇起狹長的眼睛,「……討厭。」
  沾了唾液的肌膚,在裙子底下,異常感覺到風的冰涼。
  赤西解了皮帶,開了釦子,拉下拉鍊,露出緊繃的色底褲。
  背過身的龜梨雙手抓著牆緣,一隻手從後邊覆住了胯間,抓揉了起來,哼哼啊啊之間,一股從衣料透出來的火熱,抵在臀間,緩緩地磨著。噴洩的時候理所當然纏上了赤西的指間,還射上了裙子內面,一時之間,從外面也看不出來。沾了稠液的手指往內邊戳了戳,直直擠進了尚未開放的洞口,龜梨叫了一聲,修得細細的眉也皺了起來,扭動著細得不像話的腰,不忘放嗲了聲調說:「輕、輕點嘛……」
  赤西另外一手探進了白色的上衣裡,搓揉著一邊的小點,鼻子嗅著龜梨頸間慣用的香水味,甜甜的,非常天真浪漫的氣味,赤西舔著龜梨的耳廓。
  裹住屈起的器官的衣料被移開了,朝前堵在龜梨股間,龜梨擺動著屁股,赤西的前端沾上了抹在臀縫裡的乳白液體。
  深藍色的裙襬遮蓋了一切。
  天真是被矇著眼的少女。
  痛感來襲的時候,被逼迫著長大。
  堅硬的刀刃刺進了脆弱的窄小軟穴,過大的進入,強行拓展著,戳啊,攪啊,捅啊,呻吟與喘息與滑膩的水聲,高高低低地在搔刮。
  「啊……嗯……慢一點……」
  「慢一點?嗯?」
  緩緩地抽出到近乎完全脫離,夾在臀縫間,再不著力地慢慢推送進去,能多慢就多慢,清晰得能感受到跳動。
  裙子被撩到了腰上,赤西緩慢地來回著,耐心地低頭看著自己沒入,出來,沒入,出來,龜梨的臀翹得高高的。  
  龜梨喘息,扭著腰,「再快一點……」
  沿著臀縫磨蹭著。
  「深、深一點──啊──」
  火燙的東西徹底離開,龜梨被抱轉過身,兩腿夾在赤西腰側,全身的重量掛在赤西身上,撐在股間,龜梨緊緊抱著赤西,上下晃動,深藍色的裙襬也小小地飄起來,再小小地落下,再小小地飄起。
  紫色的一小團布料,在轉身的時候不經意踩下了腳踝,攤在灰色的石板地上。
  腳尖踮到地時有些虛軟,赤西抽出時帶出了幾絲稠液沾在龜梨腿間,一時沒站穩,龜梨跌坐在地板上,眼角全掛著縱情後的餘韻,正想出口罵人,才剛站起來,卻又跪坐回地板上,兩手還捂在腿間,向中間壓下了裙子,又露出更大面積的腿,其中一腳上還隱約沾著液體,在陽光上反射著微弱的光澤。
  一臉要說不說的隱忍表情,看得赤西心情大好,手叉著腰彎身看著跪坐在地上的龜梨,故意出聲問:「幹麻不站起來?」
  「誰讓你射在裡面的!你這混帳!」
  赤西蹲了下來,一手還用指尖轉著那條不知何時撿起來的紫色底褲,笑嘻嘻地說:「怎麼這麼生疏,我幫你擦擦吧~?」
  龜梨靠著牆站著,任赤西拿他的底褲在自己腿間擦擦蹭蹭,一邊咒罵著:「你賠我一條啊你!這新的!靠,裙子也沾到了,那臭女人不扒了我層皮才怪!!」
  「你媽最開明了,要不然我去跟她說裙子是我弄髒的?」
  「你這下流鬼!拉鍊還不拉起來是在放鳥吹風嗎!」
  赤西把黏乎乎的紫色布料丟在一邊,把龜梨壓在牆上狠狠吻了陣子,拇指摩擦著龜梨有些紅腫的下唇,「不是吹風,是接著還要用,比較方便啊~~」
  一下子就滑進去了,毫無阻礙。
  「高校生真不錯啊,溼答答的──」
  赤西用力撞擊著。
  「我操你媽!!」
  龜梨已經懶得裝嗲,一邊快感堆積著,一邊粗魯怒罵。
  「我媽?我媽應該沒有我害喔寶貝。」
  「……X!!」
 
  後來制服是赤西還的。
  龜梨母親拿起來看了兩眼,別有深意地瞥了下赤西,又把衣服放下。
  「送你們吧。」龜梨母親走進廚房倒水。
  「啊??」
  「玩得挺高興的不是?」她走出來,「欸,我還有兔女郎的衣服喔。」
  「……伯母我真愛您。」
 
  龜梨家電話響起。
  「喂。」
  「寶貝,在幹麻。」
  龜梨的手還滴著水。「幫那女人洗內衣。」
  電話另一頭的赤西笑。「你真是太棒了,我沒有認識其他會幫媽媽洗內衣的高校男生。」
  「……你他媽的要是嫌日子過得太舒坦可以過來我剩幾件給你洗。」
  「我對你的比較有興趣?」
  「靠。」
  「好啦,我媽做了蘋果派,要我拿點給你。」
  「嗯。」
  「你媽在嗎?」
  「不在。」
  「喔~」
  「……你有病啊。」
  「今天主題要是什麼呢……我想想,主人與奴隸?」
  喀嚓。
  電話掛了。
 
  龜梨跪趴在地毯上,雙手手腕被領帶綁著,鬆鬆的。
  「嗯……主人……我錯了……」
  翹著的臀上,一隻大手不重不輕地搧打著。
  「知錯了?嗯?」
  啪地好大一聲。
  龜梨猛然轉過頭,怒視著赤西,「馬的你也打太大力了吧!?」
  赤西笑,攔腰抱起龜梨往床上撲。
  「那我只好身體力行來道歉了。」
  閉上眼睛之前龜梨瞪了赤西最後一眼,「你他媽的大變態!!」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15 

Comment

MAKI URL|
#- 2008.11.23 Sun03:27
是個激情的冬天


恩 我想也是激情聖誕 (笑)
欣~ URL|
#- 2008.11.23 Sun06:37
普級。。。。XD
Kazugi URL|
#- 2008.11.23 Sun09:45
果然是闔家觀賞的普級阿...
應該說至少對''我們''來說..是吧...
角色扮演,仁果然很喜歡這招,水手服阿...
又讓我想起去年水手服龜了(噴鼻血!!)
透 URL|
#LkZag.iM Edit  2008.11.23 Sun10:44
看完了文好過冬 (?)
今年不怕冷了 (誤


我愛龜梨他媽!!!!!!!(毆
季風 URL|
#- 2008.11.23 Sun22:49
都不怕著涼的冬天
我的鼻子有點痛(鼻血)
只能說 制服很好啊(毆
只是烏龜太容易被說服加入角色扮演了XDDDD
Nozomi URL
#- 2008.11.23 Sun23:51
這裡不能來個設置威望之類真是太可惜了。。。
大家不覺得這還很清淡嗎。。。*望天
龍心 URL|
#- 2008.11.23 Sun23:59
噗..這樣還不會很辣喔?
那no...妳介意去選個題目寫更火辣的h100嗎?
這篇赤西跟龜梨媽媽的惡趣味
讓人好開心~~
水手服真的很棒
07年那個他們一定有作票
為啥..龍也抽不到護士服?
kame也沒抽過護士服
重點是!!!為什麼沒常抽到
Nozomi URL
#- 2008.11.24 Mon00:24
對耶,
為何沒有抽到護士服!!
果然小上跟其實都想穿水手服的嗎!?
Vita URL|
#GA31KfRs Edit  2008.11.24 Mon01:22
直接得很爽快XD
我喜歡嘴巴不乾淨的小龜
還有耍流氓耍得很直接的赤西
龜媽真是太正點XD
不過最有感覺的是下面這一段
"深藍色的裙襬遮蓋了一切。
  天真是被矇著眼的少女。
  痛感來襲的時候,被逼迫著長大。"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11.24 Mon01:25
這不是普級啦>//////////<
又羞又哭笑不得最後還是笑出來的看完了這篇
阿卡跟媽的惡趣味讓我抖了抖
是說會有這樣的惡趣味我了解...(笑)
提到護士服..讓我想到少俱阿卡扮成護士的樣子
(我要停止一下我腦中的cosplay了XD)
喔...あつい!!!
Jesimin URL
#c4oLt0KM Edit  2008.11.24 Mon04:33
分級辦法修訂了嗎?

那不是重點,重點是...
我也愛龜梨媽媽v-238
keiko URL|
#- 2008.11.24 Mon09:38
來篇辛辣的限制級如何?
這樣我可以省下冬天吃麻辣鍋的錢XDD ~
Nozomi URL
#- 2008.11.24 Mon14:01
Vita,
我自己也喜歡那段v-238
雖然有點色氣。。。

艾璇,
其實你想看KA版?
(賊笑)

Jesimin,
其實。。。我昨天才被友人說定義跟大家都不一樣。。。

keiko,
我怕你會多花買衛生紙的錢XD

晴凌熙 URL|
#- 2008.11.25 Tue18:57
文字好奇妙~~比看活色生香的成人影帶還讓人血脈賁張、血濺當場v-402實在太熱辣、寫實到他們根本在我眼前實況轉播角色扮演50禁v-319的春宮秀v-400無邪氣但有色氣的的兩位少年仔....我要吃黃蓮降火氣>////////<好害羞
Nozomi URL
#- 2008.11.27 Thu15:29
其實冬天到了,溫暖點比較好? =w=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