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AK] have a nice dream

BY Nozomi


1。我已經變成短篇控了。
2。我和諧了。
3。我根本自己一人就可以弄出118篇吧 = =|||

------------------------------------------


 
[AK] have a nice dream
 
 
 
 
 
「如果有世界盡頭的話,去不去?」
K這麼問。
 
天藍得像假的一樣,棉花糖般的白雲也像假的,一望無際的房子像一個個西洋棋,也像假的。
原來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是真的。
「不去。」
J是這麼回答的。
「為什麼呢?」K歪著頭。耳朵上的耳環是垂鍊式的,在髮梢的縫隙間,反射了一點點的陽光。
也許從山下的某一處,仰望的話,可以看到那個小小的光點。
「因為太無趣了啊──已經是盡頭的話,就沒有地方可以走下去了。」
這麼想的話,莫名的有些哀傷起來。
K點點頭,「那麼,如果是世界的起點的話呢?」
如果是起點的話,還有好長的一段路可以走喔。
經歷過的,沒經歷過的,全都可以嘗試一次。
「不去。」
「啊,為什麼?」
K眨著雖然細長卻很大的眼睛,上下睫毛都很長,細聽的話,如果靠得很近去聽的話,也許還能聽見喳喳的聲音。
因為,睫毛雖然很脆弱,很纖細,卻是很怕被忽略的。
K記得那個告訴自己看著手臂上的字母K說這是你的名字的人,一個臉有些圓圓的,眼睛也圓圓的,很像小孩子的人是這麼講的。
是一張可愛的臉,雖然有著奇怪的髮型,左右邊的頭髮,不等長呢。
還染著誇張的顏色。
「因為太辛苦了啊。到了起點的話,不是又要走那麼多的路,不管是走過的,沒走過的,全都還要再走一遍。」
J撇撇嘴說。
「可是,如果我們一起的話,應該還不錯吧。」
風輕輕吹了起來,很舒服,即使皮膚像是人類一樣軟軟的,應該是感受不到風的,不過氣流的變化是可以用程式計算的喔,所以K知道,這陣風很舒服。
K瞇起了眼。
像是一隻貓一樣。
「嗯……」J搔搔鼻子。
雖然不會癢,但是如果在思考的時候有些小動作的話,也是很好的。
這是那個圓臉男子旁邊那個臉很小也很瘦的年輕男子說的。
他的頭髮就尋常多了,是等長的。
但是他會細細碎碎自顧自地講著話,然後圓臉男子就會說嗨嗨嗨,我們都知道了。
然後大家會笑成一團。
 
「這樣說的話……也是不錯啦……」J想了一會兒,終於吐出這句話。
K嘿嘿笑了起來,「我不會勉強你的。」
手肘那裡,因為是夏天,所以穿了短袖,露了出來,正在飄著白煙。
氣味不太好呢。
是金屬加熱後的味道。
刺鼻的,厚重的,黏膩的。
但是J不覺得討厭。
「其實在途中,就是最好的了。哪裡都不要去。」J說。
比如,待在這個山崖上的話,就很好了呀。
很想這麼說的,可是做不到呢。
假如只有自己做得到,那麼不論是去盡頭,還是去起點,都一樣的孤獨。
那個臉很瘦小的男子說了什麼呢,噢對了,那次他生氣地對K說,就算能修理,也是有極限的!!
K笑著,躺在J的臂彎裡,腰側破了好大一個洞,圓臉男子很心疼地擦拭著流出來的螢藍色液體。
原來我們不會飛呢。那時候的K說,用著小男孩找到了有趣玩具的語氣。
 
雖然不會餓,可是可以吃東西。
雖然感受不到冷熱,可是大腦的程式會告訴你。
雖然不知道什麼是情緒,可是有的時候J會想要將嘴唇印在K的額頭上。
那是什麼觸感呢?據說人類的嘴唇是很柔軟的喔,所以是用追求著那樣的境界製造出K與J的嘴唇的,圓臉男子這麼說。
J看看鏡子,再看看K,為什麼,這兩片突起的地方,厚度不一樣呢?
臉很瘦小的男子說,沒有人類的嘴唇是長得一模一樣的。
可是,我們不是人類吧。
圓臉男子笑著說,帶著可愛的鼻音,如果你願意相信的話。
明明從外表看不出來,但是內在是不同的吧。
所以,真正的人類,不想與這種奇怪的存在一起分享這種外表。
為什麼這麼自私呢,真是想不明白啊。
更不明白的是,難道不是因為不想要孤單,才製造出這樣的我們的嗎?
 
雖然很想這麼問,但是已經不曉得要問誰好了。
那兩個總是溫柔對待K與J的男子,那一天,天空有嗡嗡飛舞的巨大色直升機,戴著防護面具闖進院子裡的那些陌生人,在拉扯的時候,把目的光線射入他們的身體裡,帶出了很多的紅色液體。
是人類的血液。
圓臉男子說,如果失去太多血液,就會死去的。
因為太過震驚了,無法反應過來。
等到被突如其來的電流干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陰暗的地下室,到處都是和K與J一樣的生命。
無助的,茫然的。
 
也許連自稱是生命,都會被認為是種狂妄吧。
 
為了去愛人類而製造出來的東西。
既然如此,就應該好好地只為了人類而存在。
漸漸地,人類卻不安了起來。
為什麼這麼像人類呢?
為什麼能像人類一樣去愛呢?
為什麼你們這些東西,不去愛人類,卻開始彼此相愛呢?
 
人類說這一定是病毒。
是被惡意散布出來的。
要把被傳染的全都銷毀才可以。
連病毒的製造者也非得死去不可。
K問,J,我們感染了嗎?
不,我們只是像人類一樣,慢慢學會了而已。
 
J看著遠處某條街道上,穿著色的金屬衣,拿著武器,焦急地四處尋找的人們。
再更遠處,一個飄著煙的空地,有很多很多人,疊起了小丘,身上都在飄著煙,流著螢藍色的液體。
 
K往J的手臂靠了靠,把頭倚在J的肩膀上。
K的聲音開始有些模糊,像是通訊不清晰的電話。
「吶,那個圓臉的男子,是誰呢?我的腦子裡,為什麼有他抱著我的畫面?」
好奇怪,資料庫裡居然只有圖像,沒有文字呢。
J張開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K身上不穩定的電流在焦躁,J發現自己也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
其實J知道自己是知道的,只是因為K忘記了,於是他也忘記了。
J看著K的側臉,他覺得K是個很漂亮的男孩,但是K卻說,J才漂亮呢。
然後那兩個男子相視笑了起來。
那是個陽光很溫和的下午,四個人一起坐在院子裡喝茶。
短短的草坪,踩起來有些刺刺的,雖然整片都是色的,卻不得不讓人覺得其實是很有個性的。
即使是這樣微小的生命。
J感覺到K在往下滑。
在雙膝跪地之前J摟住了他。
K仰頭,笑,「嘿嘿。」
雖然穿著長褲,但隱約看見了熱氣冒出來。
是淺藍色的牛仔褲。兩邊膝頭的地方,卻變成了深色。
沾上了什麼了吧。
J彎腰,雙手像是捧起東西一樣抱起了K。
K的重量其實和J差不多,但是因為手臂很有力氣,所以沒關係。
被抱起來的K,頓時像是小動物一樣,看起來小小的,縮在J的胸前。
K伸出雙手環住J的脖子,閉上眼睛嗅了嗅,「是J的味道。」
「什麼樣的味道?」
「嗯……J的味道!」
J可以感覺到,手上撐著的K的腿,K的背,還有K貼在自己胸前的臉,都在散發著熱氣。
K笑的時候,聲音變成了好多軌,一軌疊著一軌,像是迴音。
K的眼睛,淺棕色的眼睛,出現了不規則的線條,閃爍著,切碎了K晶瑩的視線。
J低下頭,把自己的唇,印在K的唇上。
抬起頭的時候,J從K的眼裡,看見自己的唇,沾上了螢藍色的液體。
K咯咯地笑著。
「再見,J。」
K的眼睛大大地睜著,就像他平常一樣,微彎的嘴角,永遠綻放著笑容。
J說過,K的笑容雖然很淡,卻非常好看。
像是露水一樣。
在葉子上小小地晃動著。
所以K總是微笑著。
即使J判斷,現在的K已經無法下指令讓嘴角保持弧度了。
可是,笑容依舊存在。
J用臉頰貼著K的臉,「誰說我們不能飛。」
 
從山崖上跳下去的時候,J只是緊緊抱著K。
也許將力量強化在雙手去支撐的話,掉落地面時只會損壞某些地方。
但是J只是緊緊抱著K。
停留在空中的時候K的髮梢輕輕飄起,在天空中能有什麼美麗風景呢,J想。
J低著頭,看著依舊睜著眼睛微笑著、卻不會再動了的K,彷彿聽到他說:能飛的話,也許就沒有不可能喔。
能飛的話,一切都有可能。
也許還能做個美夢呢。
不是這個世界拋棄了我們,是我們拋棄了這個世界。
即將落到地面時J想,如果可以到起點的話,也不錯啊。
如果你寂寞的話,還有我陪你。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3 

Comment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11.26 Wed00:52
對於K來說是個nice dream
對我而言卻是一個令人難過的story(淚)
這篇讓我聯想到兩部電影絕地再生的還有我的機器人女友
又有種很像做了很難過了夢後醒來時卻幾乎忘了過程只是不停的流淚
夢的盡頭卻是現實的開始
就在夢醒時分殘留那麼一點記憶
想了一下
又有一種可以跟現實connect那種若有似無的fu

結語:No~其實你有比利魂!!!
SU URL|
#- 2008.11.26 Wed01:03
真是太...哀傷了
我不該在睡前看的
Nozomi URL
#- 2008.11.27 Thu15:31
我其實有精神分裂(?)。
----------------------------
雖然哀傷,但它很短。。。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