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隼龍] ...Merry Christmas

BY Nozomi


標題很沒創意我知道|||
跟阿夏的這個交易果然是種互相折磨…… 缕珏?蒽悋姉Ⓖ夲尓惣媪嘘蝋
我以後不要再寫HR了啦! 钪

大家聖誕快樂><


點文者:夏
關鍵字:聖誕、槍



 
[隼龍] ...Merry Christmas
 
 
 
 
  龍跟著看似有方向前進著的隼人在街上走著,雖然龍知道其實隼人也只是很單純地在走路而已。漫無目的,悠悠哉哉,年輕好像就是這麼回事,反正走就對了。隼人指指前面一家新開的咖啡店,大大的招牌下面貼著開幕誌慶打五折的海報,「喝點東西?」
  隼人大搖大擺地往裡頭的沙發走去,一屁股坐上,看著拎著沒有實質重量的書包站在門口的龍,「坐這兒啊。」隼人拍拍旁邊的沙發椅說。龍環視了一下店內,大概是時間關係,人還不多,但是那沙發區明擺著算是沒有隔間的包廂區了,就隼人大爺大剌剌地自己坐了過去,沒等服務人員帶位。服務生小妹帶著笑,穿著樣式簡單的制服,伸出手示意龍過去那裡坐,既然店方也不介意了於是龍也就坐上了軟軟的沙發,隼人翹著二郎腿自顧自翻起了菜單。點完了飲料隼人開始東張西望找事做,瞥見旁邊的雜誌櫃,順手拽了本過來。龍拿著杯檸檬紅茶就著吸管小口小口地喝著冰冷的飲料,側頭看著隼人翻著一本不曉得是時尚雜誌還是家庭雜誌的刊物,版面紅紅。
  「這本雜誌,光是聖誕節特刊就佔了半本以上,不是太奇怪了嗎?」隼人灌了一大口可樂,結果嗆到了自己,喉嚨冰得臉扭曲了起來。
  龍看好戲般的笑了笑,「反正大家都很熱衷聖誕節。」
  隼人努力吞了幾口口水,「這不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嗎?明明日本真正信仰耶穌的根本沒有那麼多,卻為了這傢伙的生日這麼期待。」
  「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那就只能怪日本的商人很想賺錢了。」
  「欸,龍,你這人真的很不浪漫。」
  「啊?」
  「說不定大家只是期待下著雪的白色聖誕啊。」隼人又喝了一口可樂,這次他喝得很謹慎,眼睛還盯著杯裡冒著氣泡的水平面看。
  龍扯了扯嘴角,「又不是世界上所有地方的聖誕節都會下雪。」
  隼人瞪大了眼睛,「不會下雪?那不是太可憐了嗎?」
  「笨蛋。」
  隼人盯著龍用吸管攪著紅棕色的檸檬紅茶。
  「龍。」
  「幹麻。」
  「你說,今年的聖誕節,會下雪嗎?」
 
  脫掉了色的制服上衣,龍只穿了件白色的短袖T恤,輕飄飄地貼在背上,完全顯露出過於纖細的少年身板。隼人伸出手,探近T恤的下襬,掌心握住了龍的腰,大拇指輕輕地摩擦著腰側上淺淺的疤痕。龍低著頭,從背後抱住他的隼人親吻著他的背頸,突出的脊椎,突出的頸線,隼人伸出舌頭舔著。龍趴在隼人凌亂的床上,上身已經赤裸,側著臉看著隼人脫衣服,先是兩手抓著色制服上衣向後拉,接著雙手交叉地掀起裡頭T恤的下襬,然後低著頭解開皮帶,打開釦子,拉下拉鍊,最後扯下了底褲。因為趴在床上的關係,順著視線的高度望過去,直直看見隼人已經興奮起來的器官。光是這樣看著,龍也覺得自己興奮了起來,接觸著冬天冷空氣的皮膚漸漸感覺到熱。明明只是在隼人家裡的廚房裡找著有沒有能充當晚餐的東西,明明喊著餓的隼人卻從後面抱了上來,刻意地磨蹭。也許是因為這天晚上,隼人家不會有別人回來的緣故。平時總是偷偷摸摸的,尋找著不會被人發現的縫隙,慌張地親吻、做愛,一邊意識著禁忌的牆,一邊毫無懼怕地張揚著。光裸的隼人慢慢爬上床,低下頭與龍接吻。手伸進龍的制服褲頭時毫不費力,去掉皮帶的話,也許任何褲子的褲頭對龍的腰身來說,都過於鬆,隼人總是這麼想。龍翻過身,隼人趴在他身上,舔著他腰側上的疤痕,彷彿能夠用舌尖,撫平那些痕跡。
  明明已經過了兩年,傷痕雖然好了,卻依舊留下痕跡。
  隼人不知道自己是極端厭惡這個疤痕,所以不由自主地想要驅逐它;或者是極端的喜愛這個疤痕,子彈劃開皮膚的同時,也割開了一直束縛著的表皮,一邊流淌著血,一邊露出紅嫩的內裡,因為過於脆弱而鮮血淋漓。
  或許是又愛又恨,比如他對龍的感覺。恨他為什麼要讓自己這樣愛,這樣不可抑制。聽著身下傳來的龍低聲的喘息,忽然覺得很滿足,想必龍只會比他更愛,只會比他更恨。這麼一想,卻漸漸焦躁了起來,雖然比較這種虛無的東西很沒有意義,一直反覆思考也令隼人感到厭煩不耐,但是總忍不住想要更往前一步,比如說更用力進入的話,讓龍更加喘息的話,或許可以拉近距離,然後再度超越,等著龍帶著他慣常的波瀾不興的表情,慢步到自己身邊。
  雙手撐在床上的龍,仰著頭,挺著背,隼人跨在龍的右腿上,一隻手抬起了龍的另一條腿,用著一種大幅分開龍雙腿的方式,奮力卻溫柔地擺動著腰。龍的皮膚一直很白,即使是夏天也一樣,隼人看著龍有些發顫地靠在床上的肘關節,看著他微微滲著汗的上臂,因為汗水的光澤,看起來更加白得虛假,就像中學時穿著夏天的白色短袖襯衫,薄薄的制服襯衫在陽光下隱約透著肉色,隼人看著,莫名覺得透不過氣,直到那種壓抑的慾念從露出的、大片的光潔手臂找到出口,終於獲得了解放;就像那年冬天龍穿著白色短袖上衣露出的手臂,過於白皙,刺眼得讓隼人悶著氣,無法移動腳步跟上去,而在看見龍的腰側流出紅得怵目驚心的血液時,隼人只覺得龍過於慘白,慘白得他無法承受,於是在夜裡白色的雪花紛紛落下時,因為眼睛開始覺得酸澀,而更加輕柔地托穩了背上的龍。
  隼人將龍轉過身來,身下人的臉龐泛著淡淡的紅暈,啞啞地喘著氣,柔軟下來的雙眼無力地開闔著,雖然朦朧,卻十分明亮。隼人溫和地進出著,彎下身與龍接吻,窗外開始無聲地下起了雪,龍覺得腰上的疤痕彷彿抽痛了起來,雖然是不可能的事,一個如此久以前留下的傷疤,也許是因為隼人舔舐的動作讓他想起了當時的痛覺,儘管腿間不停傳來的摩擦溼潤得令人暈眩,就快要迷失了自己,卻有著那一絲絲的刺痛,龍從接吻中睜開眼睛,看見窗外落下了雪花,伸出雙手抱緊了隼人。
 
  隼人其實也記不確切那天是因為什麼和龍起了爭執。一樣念同一所中學的小武曾經非常認真地提問:為什麼像龍這麼冷靜的人,還會跟隼人吵架?而且吵架的level通常還很低……當然後面這句話,俊傑者如小武,他絕對是非常識時務,只會在心裡想想,不會真的講出來。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龍面無表情地抬頭,說:「因為有人是笨蛋的關係。」「喂,你什麼意思啊。」「字面上的意思。」「你說誰是笨蛋啊!?」龍瞥了隼人一眼,「誰在嚷嚷誰就是。」「你說什麼!?」小武看著拉起袖子的隼人往龍坐著的位置逼近,龍老神在在地翻著擺在書桌上的作業本。「英文作業。」龍忽然沒頭沒腦地吐出這句話。「蛤??」「英文作業。」龍重複了一次。「英文作業這種東西不重要啦!!」隼人亂吼著。「你如果不想矢吹伯父被請到學校來喝茶的話。」隼人當場石化,他完全忘了上次氣急敗壞差點哭出來的年輕英文女老師曾經丟下這句狠話。「欸。」一瞬間漏光了底氣的隼人瞄著龍說,龍揚了揚眉毛。「借……借我抄一下。」龍不置可否。隼人低下頭,雙手合十,說:「謝啦!」接著拿了龍擺在桌上的作業本,飛快地奔回自己的座位開始唰唰唰地抄寫起來。龍偏過頭,用餘光看著坐在自己斜後方的隼人,一邊的嘴角微微勾了起來。
  通常都是這樣的,吵吵鬧鬧的相處。
  偶爾也會有安靜的時候,兩個人什麼也沒聊,就只是坐在河堤邊的草地上看夕陽,隼人撿起草地上的小石頭,朝河面丟,劃出一圈圈的漣漪,驚擾了幾隻無辜的小魚。
  當一切都很自然平常的時候,又有誰會去思考自己身邊的這一切自然平常?至少隼人是不會的。他和龍一開始是同學,然後變成了比同學還要要好的朋友,一直到中學三年級的之前,他從未思考過與龍之間的友誼。龍的身體很單薄,據說是因為很小的時候常生病,所以底子很不好,冬天的時候會手腳冰冷,雖然不算太常感冒,說怕冷其實也還好,但總是常常微微發著燒。剛升上三年級,龍就因為感冒而請假,一連在家休息了一個多月。當龍再次出現在學校的時候,本來就白的膚色更因為成天在家養病的關係更加慘白。隼人看著站在教室門口的龍,裸露在領子之外的頸子,給了隼人一種模糊的錯覺,直到對上龍一如既往的淡漠眼神,才發現自己腦子瞬間空白,身體裡憑空生出一種曖昧的搔癢,彷彿是因為龍的出現而騷動了起來。
  和龍打鬧的時候忽然放不開手腳了。龍澄淨的雙眼,帶著疑問地看著突然停下動作的隼人。隼人摸摸鼻子,啊,那個,肚子餓了,餓了!!吃東西去!!說完拉著龍的手往前走,只有隼人知道自己覺得自己的掌心,觸碰到龍手腕的掌心,燙得像要燒起來一樣。
  龍看著隼人慌張的背影,不自覺地也心慌起來。
  
  那天龍甩開隼人的手時,隼人瞪大了眼睛,看著龍拎著書包和制服外套離開。出著太陽的聖誕節前一天,還有些溫暖,只穿著短袖T恤的龍,隼人看著他裸露在袖子外的手臂,邁不出腳步,喉頭像是有什麼東西堵住一般,梗得難受。還是想不起來爭執的原因是什麼,但是那也不重要了,那通電話裡傳來的噁心笑聲,隼人奮力狂奔。
  氣喘吁吁地推開那個舊工廠的鐵門,一整排不懷好意的笑臉,隼人的眼裡只容得下嘴角的傷口流著血的龍,雙手被反箝在背後。
  那個傢伙……明明是高中生卻打不贏還是中學生的隼人,聽說終於在一次鬧事後被退學了,跟不知道哪來的混混攪和在一起,現在就站在面前,扭曲的笑容分外令人感到不耐得想吐。胡亂叫囂了什麼,隼人也不記得了,只隱約記得耳邊很吵,大概是一些彼此叫罵的話吧,龍始終擰著眉,盯著隼人看。後來,誰先出手的也不重要了,隼人空手朝那些揮舞的棍子衝去,在搶過其中一根前挨了幾棍,背上火辣辣地疼,眼看就要把剩下的幾個小嘍囉全撂倒在地,就聽見有人大喊著不准動!讓開!其他人就真的停下動作往一邊閃,隼人轉頭的那瞬間,看見一張這輩子永遠不會忘記的卑劣笑臉,向前伸長的手臂拿著把色的手槍,搭在扳機上的手指眼看就要扣下,突然有人喊著隼人,隼人還來不及頭看看發出這個熟悉的聲音的龍,就聽見比預期來得要大的槍聲,還有掙脫了箝制撲過來的龍。
  開槍的人看見龍白色的上衣染血時,莫名地手開始發起了抖。本來只是想拿出來嚇唬嚇唬人的吧……以為不會打中的吧……直到看見那發子彈確實地對某個活生生的人造成了傷害後,卻是驚慌失措了起來。那些還穿著高中制服的男孩,也全被眼前的畫面嚇傻了,不知道是哪個特別膽小的人,顫抖著說著殺、殺人啊,全部的人彷彿被點醒了一般,丟下了手上的武器,還拿著槍的罪魁禍首一轉眼發現這個工廠裡只剩下自己與倒在地上的隼人與龍,愣愣地盯著他們兩人好一會兒,然後也慌亂地帶著槍逃走了。
  隼人感覺到手上充滿了黏膩的濕潤,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心時,看見了彷彿還帶著體溫的鮮血,無邊的恐懼瞬間包圍了他,手掌悄悄的發起了抖,顫著聲喊著龍、龍!與龍相貼的胸膛還感覺得到龍胸口的起伏,龍喘著氣,聽見隼人的聲音時眨了眨眼睛,就連睜開眼睛這樣的動作,看起來也像是極度耗費了力氣才做到。隼人一把抱起了龍,一心只想著不快送到醫院去不行的這個念頭,一直到了醫生說幸好子彈沒有傷到任何器官,才忽然感到一陣疲軟,差點跌跪在地。
  到達醫院時龍喃喃說著不要讓父親知道,隼人搪塞了院方,並沒有確實把家人的聯絡資料告知。入夜後,醫院裡突然安靜了下來,畢竟是聖誕夜吧。龍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隼人突然放大的臉,因為一直關注著龍的情況,發現龍出現轉醒的跡象時就急忙湊近想看仔細些。然後龍笑了,很輕很輕的一個無聲微笑。隼人忽然十分有想哭的衝動,鼻子與眼睛一瞬間痠得很,難以招架。龍說話的聲音很小,彷彿只有送出了空氣而沒有發出聲音,他說,隼人,帶我離開這裡。
  隼人覺得龍很輕,太輕了,是不是因為流了太多的血,所以才這麼輕呢?趴在隼人背上的龍,只穿著件短袖的T恤,隼人脫下了自己的制服外套蓋在龍背上,一步一步在安靜異常的人行道上帶著龍回家。龍呼吸的熱氣,撲在隼人的背頸,冬夜裡,隼人感到打從心底升起的溫暖。因為太溫暖了,太真實了,背上的龍的重量,雖然輕,感到太過安心與太過溫暖的情緒,隼人仰起頭眨著泛起熱氣的眼睛時,看見了色的夜空開始落下輕柔的白色雪花,打在臉上,往下墜落的時候,或許會誤解成眼淚吧。龍,你看,下雪了。隼人的聲音像是嘆息一般。嗯。隼人感覺到龍的臉,貼在自己的肩背上。隼人吸了吸鼻子,溫柔地將龍向上托穩了,繼續往家的方向前進。
  也許一切都是註定,這麼一想的話,什麼都可以不計較,什麼都可以釋懷。隼人沒有打開家裡玄關的燈,徑直地走向自己的房間。聖誕夜的矢吹家,只有隼人和龍兩個人而已。隼人看見龍似乎在發抖,是感到寒冷了吧,隼人想,他用厚厚的棉被蓋住龍,龍卻依然沒有感覺溫暖的樣子,於是隼人也鑽進了被窩裡,注意著不去碰到龍的傷口,環抱著龍。總是看起來那樣堅強的龍,散發著難以接近氣息的龍,在隼人的懷裡,仰著臉看著隼人,眼神軟得沒有一絲白日裡的凌。隼人意識到的時候,自己與龍早已脫去了衣物,赤裸的抱在一起。想分開龍的腿時忽然想到,這樣會不會對龍受傷的腰造成壓迫?隼人讓龍坐在自己身上,一手扶著龍的腰,一手握著龍的手,心裡想著應該要慢慢來的,龍卻咬著下唇,就這麼坐到了底。
  或許還記得當時的感觸的吧,揉雜了快感與心疼,說不上哪種感覺比較猛烈,龍的身體太過溫熱,兩個人的掌心開始出了汗,濕黏在一起。到射出為止,並沒有經過太久,畢竟一切的一切,都是過於銳利的刺激。退出龍的身體、讓龍躺下時,隼人才注意到龍還只是半甦醒的性器,隼人拉上被子,蓋好自己與龍,一手環著龍,親吻龍現在不那麼冰冷的唇,一手溫柔地撫摸著龍的腿間,隼人感覺到龍的雙腿在顫抖。
  雪雖然還在下著,但已經不那麼冷了。
 
  隼人張開眼睛的時候,龍還側著臉睡著,窗外的雪似乎有變小的跡象。隼人的手還搭在龍的腰上,大拇指只要輕輕一動,就可以感受到龍腰上的疤痕。隼人親吻了龍的額頭,在龍睜開雙眼時輕聲說著:Merry Christmas。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8 

Comment

夏 URL|
#- 2008.12.22 Mon00:19
.><
好看,我明天再去AKFC编辑
MAKI URL|
#- 2008.12.22 Mon03:11
好久沒留言了
好久不見(・∀・)ノ

雖然標題是很普通

但是還是很喜歡文章帶來的氣氛
隼龍給我的感覺就是你文章敘述的那種氛圍阿

總覺得隼人與龍的雖然就是J和K
散發出的情感特質是有些不太一樣的

而你詮釋了那種隼龍獨家限定的味道

對我來說
你的文章就像初回限定盤
是僅有的 獨特的氣質
也會隨著不同時間時期看你的文字
有另一番不同的感想

支持你 =D
希望你能一直寫下去(´ω`)
Kazugi URL|
#- 2008.12.22 Mon11:20
你的隼龍文,我都好喜歡耶...
隼人和龍,太過美好的一對了,
好棒的聖誕節禮物,謝謝你...

ritanabe URL|
#- 2008.12.22 Mon15:10
好愛好愛你的隼龍文
平和美好淡然獨特
真好
晴凌熙 URL|
#- 2008.12.22 Mon18:56
好好看~~好好看~~~好感人>///<好喜歡no筆下的隼龍,彷彿看到是未完的極道續集系列~~~那令人熟悉個性外顯奔放又勇往直前的隼人,很baga卻好可愛^__^很內斂清冷冰霜卻只對隼人小武散發他的體貼與溫柔,令人心疼的淡漠卻只對隼人柔軟的細膩情感。
深深打動我的心~~文章裡每一個筆觸都那麼深刻刻劃隼龍堅毅狂熾的感情,我喜歡no筆下無堅不摧的隼龍。>///<好喜歡
「回首,曾經相聚」是我心中NO1的隼龍系列,好好看v-218
Nozomi URL|
#- 2008.12.23 Tue10:57
夏,
我也去那裡回一下XD

MAKI,
謝謝(淚)
其實,
我也很想寫寫清爽感覺的HR,
但莫名就會變成很黏膩|||

Kazugi,
謝謝><
HR真的很美好,
大概是因為永遠不會變吧。

ritanabe,
其實,被人家說故事有點老梗XDD
的確是啦,擋子彈實在很老派。(汗)

晴凌熙,
沒錯!
HR是無堅不摧的!
固若磐石的!
呀-- (飛奔而去)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12.23 Tue21:44
雪夜中的Merry Christmas啊!
在這篇可以感受到很明確的溫度感XD
平淡地刻畫隼龍吵吵鬧鬧的日常
在龍受傷後隼人的心慌與熱淚
喜歡雪夜中背著龍走回家那段啊>///<
那麼輕柔珍惜
僅能感受到彼此的溫度
是心與心最近的距離~
讀著讀著也會暖活起來(笑)
Nozomi URL|
#- 2008.12.24 Wed12:01
有暖和起來嗎?
我自己覺得是很窒息。
噗。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