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ag:スポンサー広告 

[AK] 無關勝負

BY Nozomi


應該算是輕鬆小品啦,
大家安心食用吧~



Bonnie Butterfly 223000人次點文

點文者:Jesimin
關鍵字:騎馬、賽車、天婦羅


*抱歉我漏了賽車orz

 
[AK] 無關勝負
 
 
 
 
  握著啤酒杯把手的赤西看著居酒屋裡掛在牆上的電視,一臉義憤填膺地對正在播映的連續劇深深心有戚戚焉。
  龜梨從廚房探頭出來,一臉熱汗,擰緊了眉對著赤西大喊:「你電視看夠了沒啊!?不曉得要來幫忙嗎!!」說完便又鑽回戰場去與各種食材奮戰。
  店裡幾個比較熟的常客,喝得有些茫了,領帶歪歪扭扭地掛在脖子上,轉過頭來開起了赤西的玩笑。
  「欸,仁小哥,你倆齊心開這店,少年有成啊。」
  「可不是嗎,你看,兩個人都還這麼年輕,就能一起撐家店,不簡單吶。」
  「我說,裡頭那個,」說話的人朝廚房點了點頭,「就放心你在外邊招呼那些又成熟又有風韻的上班族大姐姐啊?」
  「亂說什麼呢,你沒瞧老闆自己長得多有腔調,要不然兩個男的你說怎麼湊一起來的呢,真是。」
  「說到這兒,我倒是有個問題壓在心裡可久了,老是想問……」
  「什麼啊?」
  「就是……進房後,老闆是下邊那個嗎?」
  「從身型來看的話大概是這樣沒錯?」
  一群雜舌的中年男子煞有其事地對這個結論心滿意足,一旁根本插不上話的赤西差點把嘴裡最後一口啤酒朝他們喝得紅暈的臉上噴去。
  「欸,你說我們說的對不對啊?」終於有人想起赤西還在一旁,轉身問他意見。
  赤西抽了抽嘴角,咕噥了句「慢用」,溜回了廚房裡去。
  「怎麼就這麼跑掉了呢?」
  「該不會……在下邊的那個是他吧??」
  「哇──」
  至此又開啟了另一輪對於人體奧秘的探討。
 
  赤西一邊碎碎念著「喝多了真八卦」,一邊抬手撩開布簾。
  忙著煮拉麵的龜梨側眼瞥了下鑽進廚房的赤西,空出隻手來指著旁邊一堆待處理的蔬菜說:「切下高麗菜。」
  「喔。」赤西有氣無力地回道。
  結果等龜梨送出那碗豚骨拉麵後他直想掐住赤西不怎麼纖細的脖子:「這是白菜啊你這笨蛋!!」
  在以脖子為支點的前後左右搖晃中赤西終於從神遊太虛中清醒,姑且不論他如此心不在焉為何沒有切到自己因為過於修長而目標明顯的手指,他一回神的第一句話是:「烏龜!剛剛那連續劇好好看!!編劇好神!!」
  「啊?」
  「那個什麼有很多房客的戲啊!有個廚師,要騎馬才有靈感做菜,這不就是你嗎!?」
  「……」
  「我聽到其中一個人說,就是因為花太多錢騎馬所以賺的錢都存不了,感觸得好想哭……」
  「……」
  啪噹!
  「唉唷!!你幹麻拿鍋子敲我,很油欸!」
  「我就愛騎馬你管我騎不騎!!!」
 
  當夜,沒開燈的房間裡。
  「啊、啊、啊……」龜梨薄薄的唇,吐著尾音非常曖昧的呻吟。
  赤西看著騎在自己身上閉著眼忘情搖擺的龜梨,忽然很煞風景地冒出一句:「其實你騎我就好了啊,欸,有做新菜的靈感嗎?」
  快要登上不知哪一重極樂的龜梨瞬時回到了地球,他停下動作,微微喘著氣,從赤西身上離開,伸手抓住赤西還精神著的小兄弟,咬牙切齒地說:「有!炸蝦!!」
  唉唷喂呀……
  好痛。
 
  雖然好像起了點爭執,不過兩人還是很痛快地騎過來騎過去了一番。反正隔天休息,起不了床也不礙事。    
  龜梨的店晚上才開門,於是白天在準備材料之前算是很悠,另外加上每個月二、四的星期天也公休,這日子過得也可說是自由自在了。
  這天正好是公休的星期天,沒去騎馬的龜梨與赤西出門上街晃蕩去了。赤西在便利商店門外,倚著路旁的欄杆抽菸,看著龜梨在店內噘著嘴東挑挑西撿撿,牛仔褲穿得格外低腰,人一往前彎就看見細得不像話的腰身和通往神秘地帶的小股溝。赤西有點惱火,這傢伙是存心穿成這樣出來想勾搭誰的嗎!?不耐地把菸按在垃圾桶上的菸灰池裡熄了,走進店裡,站到龜梨身後,靠得很近地在他耳邊說:「你穿得這麼騷包,是想我等下就把你拖到巷子裡做了?嗯?」說話的熱氣撲到耳朵上一陣搔癢,龜梨本能地縮起肩膀,「什麼啦,哪有騷包。」龜梨低下頭看看自己今天的穿著,色皮革背心,紅色格子襯衫,裡頭一件白色塗鴉T恤,幾條項鍊,然後再正常不過的牛仔褲和靴子,到底哪裡騷包,難道是手上的紅寶石手鍊?百思不解。「這裡。」赤西說。龜梨又縮了縮肩膀,一隻大手就搭上了自己的後腰……噢不,正確來說,是手指伸進了後面的褲頭裡。龜梨惡狠狠地兩眼瞪過去,啪地出手打掉狼爪,低聲罵了句:「變態。」旁邊正在找雜誌的女孩子聞聲轉頭過來,有些害怕地看了一眼,抓了雜誌就往走道另外一邊快步離去。已經走到結帳櫃檯的龜梨回頭一看,看見顯然被女孩子的動作大傷自尊心而僵住的赤西,忍不住噗嗤笑出來。「……」赤西無言地走出了便利商店,心裡計畫著一回家大門一關上就要這樣那樣好好懲罰龜梨。「嘿嘿嘿~」因為想得太得意而不自覺露出壞笑的赤西,剛剛在店內已經被嚇過一次的女孩子,這次不顧自己還穿著高跟鞋,抱著手上的包包與袋子拔腿就跑。
  計畫是一回事,實際進行又是一回事。家裡大門關上的那一霎那,龜梨就以以前打棒球練出來的腳力,瞬間加速度衝到電視前面去了。而等赤西把門鎖好、鞋子排好走進客廳時,龜梨已經拆開了新買的電玩,拿著操控桿滿眼期盼地盯著電視螢幕瞧了。這啥?赤西疑惑地看著電視螢幕上非常純樸的畫風……是一匹馬……之所以說它純樸是因為這畫面居然還是平面的,這年頭,哪個遊戲不做3D的啊??赤西雙手抱胸站在坐在地板上的龜梨後面看了一會兒,原來是個模擬馬術的遊戲。赤西伸出手指戳戳龜梨的肩膀,「欸,這遊戲哪裡好玩?真馬你都騎了,我這匹千里良駒你也騎了,你是要……」話還沒說完龜梨就抖著肩膀甩開赤西的手,「別碰我!方向會歪!」「……」千里良駒不爽了起來。「喂!烏龜!」「幹麻啦!!」「我跟你比賽!!」「蛤!?」龜梨轉頭看向赤西之前還先記得按了暫停鍵,真不愧是廚師,手腳好靈活。「我說!我跟你比賽這遊戲,我贏了的話,你今天就不准再碰這機器。」龜梨打量了下赤西的表情,好像還挺認真的。「那我贏了有什麼好處?」「……可以繼續玩。」「切。」龜梨眼看就要按下解除暫停的那個按鈕……「好!!那、那、晚餐我煮!!」「喔~?」龜梨來了興趣。其實這道理很簡單,因為居酒屋裡的料理都是龜梨打點的,所以回了家後很懶得再煮菜,要試驗新菜色的話,他會直接殺到店裡用廚房,就算是工作的範圍了。至於平時,因為赤西的料理水平在龜梨的眼中有待加強,所以被嫌棄過幾次以後,每當龜梨懶惰症狀發作時,不管再怎樣威脅利誘赤西都不願意再下廚,這下聽見赤西自己提出來,龜梨倒是有幾分意外。不過,真要說起來的話,赤西的廚藝也並非那麼不堪,只是有時候烤焦了肉、煮黃了青菜,大概就是這樣,並沒有會釀造出必須吞胃藥或是就醫的慘烈情事。龜梨挑了挑眉,「你說的?」「我說的!」「不帳?」「不帳!」「好,成交!」「我先看你玩兩輪。」「沒問題。」赤西在龜梨旁邊坐下,極為認真地看著龜梨進行操控,有些放心地發現龜梨的分數也不是很高嘛~
  結果直到赤西真正上場時他才了解到自己實在是太天真了。龜梨剛剛的表現根本是在隱藏實力,開始比賽後的分數比剛剛的示範賽多了一倍有餘……於是赤西傻愣愣地看著螢幕上的YOU LOSE,一時百感交集,回想起大學時代自己也是這樣上了龜梨的當……明明是自己不喜歡吃的東西,卻做出一臉「這個很好吃喔請品嚐」的表情,往赤西的盤子裡撥,搞得赤西以為龜梨這人多麼善良大方樂於分享啊,等到漸漸深入了解,漸漸發現自己對龜梨產生不太對勁的情緒時,也才逐漸看清了龜梨的本質,其實就是個任性挑食愛耍小伎倆的幼稚傢伙。但是糟糕的是,赤西發現自己連龜梨耍的那些小花招,都覺得可愛得要死……然後在龜梨一臉大爺樣地說:「欸,一起住吧。」的時候,感動得想要繞學校操場跑個五圈以表內心的波濤洶湧。所以,儘管現在他又吃了龜梨的小小悶虧,卻也氣不起來。算啦,煮頓晚飯而已嘛,反正是烏龜要我煮的,敢再嫌我就這樣那樣了他!!
  龜梨雙手抱胸跟著赤西後邊進了廚房,赤西打開冰箱東翻西找了一會兒,拎出不知猴年馬月買的一包冷凍蝦,問:「天婦羅?」龜梨皺起眉看著那包看起來歷史有點久遠的食材,「沒過期吧?」赤西把包裝轉來轉去終於看見幾碼像是製造日期或是過期日期的數字,腦袋隨著讀出上頭一個個號碼還點了幾下,再彎過頭看看牆上的月曆,嗯,SAFE!龜梨側邊倚在牆上,盡量平心靜氣地看赤西張羅著各種備用材料,蝦子在微波爐裡解凍的時候,赤西忙著倒出麵粉、麵包粉,有些笨手笨腳地灑了好大片在流理台上,看得龜梨直想走上前一拳往赤西的後腦杓貓下去,但依舊還是奮力讓自己沉下氣,畢竟接受赤西提議的也是自己。不過,這就跟會開車的人坐在後座看著不怎會開車的傢伙連方向盤都打不好一樣煎熬。怎麼說呢,簡直就是自作虐……赤西慌張地拿抹布清了清浪費掉的麵粉,期間頭也不回,光是背對就感覺到龜梨想殺人的目光,轉頭過去看到那張閻王臉還得了喔……總之好歹把流理台整理好,再拿出茄子、地瓜、蘆筍等蔬菜洗洗切切,啊,這茄子,可以切塊嗎?赤西看著自己菜刀下那些呈現不規則幾何形狀的茄子團塊,忽然想起了這個問題。嘛,隨便啦,反正沾了粉都下去炸嘛~會熟就好,V。龜梨深深吸了一口氣,不去理會跟茄子一樣變身團塊的地瓜,死盯著那些蘆筍看,心想:我看你這還能怎麼變成幾何形狀!然後,從不令人失望的赤西,不知道哪裡得來的靈感,唰唰唰地把蘆筍切成了細丁,和進蛋、麵粉及麵包粉,做成了蘆筍糰。再後來,龜梨就不清楚了,因為他決定不要再看下去,直接接受成品的衝擊會比較乾淨俐落,然後逃離了這個宛如凌遲刑場的自家廚房,拿起遙控器繼續玩他的遊戲。
  就在龜梨逐漸掌握了精準決定讓馬兒跳起高度的秘訣的時候,廚房傳來陣陣酥炸的香味,聞起來,好像還挺正常的?然後是味湯的香味,然後是赤西不高興的報怨:「喂!關掉電視!!」「喔好。」龜梨乖乖地把遊戲機收起來,臉上掛著笑容往飯廳晃過去,桌上一鍋冒著熱氣的味湯,兩盤天婦羅,還有一大盆淋了清爽醬汁的生菜沙拉,看起來還挺像回事的嘛,龜梨點點頭露出讚許的表情。看到龜梨的神情,赤西的尾巴就要翹起來了,「怎樣,你看,我要是認真做的話,不就是這麼簡單的嘛~」正彎著腰伸出手偷吃高麗菜絲的龜梨,停下動作,轉頭瞥了赤西一眼,「表象不等於一切,這道理你懂不懂啊?就好比看你長得這麼相貌堂堂……」赤西樂呵呵地伸手圈住龜梨的小纖腰,「你終於承認我一表人才玉樹臨風……」龜梨眼角帶著笑看著赤西繼續自誇下去。「欸?不對,你前一句是什麼?長毛象不等於一切?」「……表象不等於一切。」赤西瞇起眼睛,臉向龜梨逼近,直到兩人額頭相抵。「我告訴你,我這人看起來就是條鐵錚錚的漢子,褲子裡的小兄弟也更是條鐵錚錚的漢子,難道你還不夠清楚?」龜梨笑得腰快直不起來,喘著氣分出一隻手從盤子上捏了條炸蝦,晃到赤西面前,說:「你的小兄弟?」「喂──」龜梨把炸蝦湊到赤西嘴邊,赤西張嘴咬了口。「喔!!」「嗯?」「好吃耶!!」龜梨皺眉,嘟起嘴,「真假?」把赤西咬了口的炸蝦塞進自己嘴裡,嚼了幾下,大大的眼睛向上看著,臉上滿是思索的表情。赤西吞了口口水,莫名緊張了起來,有種成果發表會時把作品拿給家長的感覺。「如何?」「嗯……」龜梨雖然是豪邁地一口把剩下的蝦子咬進了嘴裡,但是進了嘴巴後就慢條斯里地咀嚼,到現在還在咬啊咬的,赤西心想,是有多少肉可以咬這麼久啊到底。「好吃嗎?」赤西又問了一次,環在龜梨腰上的雙手也動了動,龜梨上半身也跟著晃了晃,薄薄的粉嫩雙唇沾了些油光,光澤閃啊閃地讓赤西很想也咬一口。終於龜梨牙齒停止了上下切割的動作,喉頭一動,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了。赤西眨著眼睛看著龜梨,龜梨也眨著眼睛看著赤西,結論是……「意外地還不錯……?」「什麼叫意外地還不錯啊……意外地這三個字是多餘的啦,多餘!」赤西抱怨著,搖晃著懷裡的龜梨。也不知道是赤西的表情很好笑,還是居然東西能吃讓他很開心,總之龜梨就像是笑穴被戳到一樣,咯咯笑個不停。「吃飯了啦。」赤西說。「呵呵……」還在笑。「欸,臭烏龜,再不吃,我就吃你喔。」「呵呵……好啊。」龜梨忽然止住了笑,眼兒彎彎、嘴角噙笑地看著故作威脅狀的赤西。
  赤西仰頭嘆息,看著頂上白花花的天花板,懷裡的小烏龜伸出了小短指,隔著單薄的上衣繞著赤西的肚臍劃圈圈。赤西低下頭,抓住龜梨作亂的小短爪,「會冷掉耶。」「再加熱就好啊。」「好吧,那就先用我的特大號炸蝦滿足你一下。」「白痴。」龜梨笑罵道。「沾了豐富塔塔醬的特大號炸蝦喔~~」赤西一邊抱起龜梨一邊表情誇張地說。窩在赤西懷裡的龜梨笑個不停,「我才不要吃塔塔醬。」「不行。要全部舔乾淨才可以~」龜梨還是笑,笑得花枝亂顫……
  然後,然後房門就關起來了。
  
 
 
 
 
 
 
 
 
THE END
 
 
 
 
 
 
 
------------------------------------------------------------------------------------------
Making花絮:
炸蝦A:欸,你知道嗎,其實我的左下腹沒有熟耶。
炸蝦B:唉,別說了,我的頭都焦了。
炸茄子塊&炸地瓜塊們:我們根本都是畸型啊! (淚)
待在廚房碗公裡碎得很像烤麵包邊的炸蘆筍丁們:我們根本沒被上桌啊!!(大泣)
 


Tag:是什麼遺落了在字裡行間  Trackback:0 comment:9 

Comment

Kazugi URL|
#- 2008.12.23 Tue21:05
哈哈哈哈!!!!!!
太爆笑啦!!!
好多金玉良言喔~
特愛~小龜的新菜靈感''炸蝦''~哈哈
咱們的這匹良駒,顯然是被可愛小騎士騎(吃)的死死的...
...有點我想問清楚..那仁是在下囉?還是接力交換?(爆!!)
千里良駒的廚藝雖有進步,相信愛的盲目佔90%...
making花絮...v-218
艾璇 URL|
#cEw9QcXU Edit  2008.12.23 Tue22:01
真是好有生活感又好好笑好有趣好歡樂好有"情劇"的小品啊v-218
看的心情很歡樂XD
Making花絮更是讓我笑翻了
其實炸蝦A不吃虧耶,因為等一加熱一下就no problem
但是焦了跟畸形跟被丟棄是鐵錚錚的事實
救不了的(攤手)
前提是那兩位還有打算吃這餐..哈哈

小朋友舉手發問時間
我沒吃過塔塔醬配炸蝦..請問..口味如何XDD


ㄟ...特大號留給龜梨就可以了..我是問普通口味的喔v-413
蹄 URL|
#- 2008.12.23 Tue23:50
花絮太可愛了
是說成塊的炸茄子應該很微妙吧XD
Jesimin URL
#c4oLt0KM Edit  2008.12.24 Wed09:03
No的效率太高了~~灑花v-315
什麼乾枯,根本是文思泉湧啊
我還以為要過完年才能看到呢!

騎馬跟天婦羅炸蝦跟我想像差很多
好害羞喔>///<
還沾塔塔醬v-402
不過,Good Jobv-218v-218v-218

花絮也贊
這年頭making吸引人客的重點之一啊
我想看蘆筍丁團的完成品

是說,我只看到賽馬沒賽車啊= =a

Nozomi URL|
#- 2008.12.24 Wed12:08
Kazugi,
我果然還是適合這個路線耶。 (挖鼻孔)

艾璇,
你好貼心,
還安慰了炸蝦A。 XDD
你可以自己試試看喔,
搞不好口味不錯哩~ (掩嘴笑)

蹄,
真的,
茄子都哭了啊。

Jesimin,
因為,
我也寫不出正常的騎馬與天婦羅來。。。(捂臉)
and........
請讓我懺悔|||
我當初設想劇情時中間應該還要插入賽車的電玩的,
但是,
我寫得實在太嗨,
非常順地就寫到最後,
直到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都快睡著了才想起我漏了賽車沒寫......i-282
但是這篇已經自成小世界我救不了它(淚)
可以原諒我把它的title默默拿掉賽車嗎?
或者,
把它想成是兩人甜蜜蜜地你超我趕也可以......?
Jesimin URL
#c4oLt0KM Edit  2008.12.25 Thu15:19
其實我真的覺得名字沒拿掉賽車除了我也沒人會注意了
有了"騎馬"跟"炸蝦",誰還看得到其他的東西

茄子,蘆筍丁:我們也是有人注意的=皿=
Nozomi URL|
#- 2008.12.25 Thu16:07
哈哈哈|||
那我要去改名字了|||

摸摸茄子地瓜與蘆筍丁,麻麻愛你們。。。
苡璐 URL|
#- 2008.12.26 Fri00:42
噗,
花絮也太好笑了吧!!

NO的文真的好讚,
風格很喜歡,
還有每次都能很有藝術(?)的開黃腔XD
只是後面的字全連在一起,
看起來有點累XD
Nozomi URL|
#- 2008.12.28 Sun01:36
很有藝術(?)的開黃腔

我笑了XDDDDDDDDDD
我是清流、清流啊! (吶喊)

大概是字有點小的關係|||
comment form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プロフィール

Suger & Nozomi

Author:Suger & Nozomi
*毒舌與妄想滿載的小花園地~*

*主關注:亀梨和也、シド (SID)、佐藤健

*連絡可利用下方留言板,
害羞的朋友可以留私密コメント後,
再到留言板打聲招呼。謝謝~

*圖、文轉載請先留言詢問。

來玩耍的朋友們
隨意吵鬧
網誌内檢索

文章列表請按我

or關鍵字查詢
月別匯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